<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诸天大系统 > 药铺
    “君宝,看那个负心汉好像走过来了。”董天宝提醒了一下身旁目光紧随着杜秋雪离开的张君宝。

    “你来干什么?”白衣女子见到林晨走过去,立刻气势汹汹的问道,显然对慕容白这种负心汉没什么好感。

    林晨眼神略过白衣女子,直接看向董天宝与张君宝两人,轻描淡写道:“二位被赶去少林寺的滋味如何?”

    董天宝与张君宝一听,大感惊讶,不知道林晨是如何知道他们两人是从少林寺出来的,而且还是被赶出来的。

    林晨心中其实已有计较,张君宝无欲则刚,自己现在可以说没有东西能打动他,然而这个董天宝就不同了。

    他追求名利,渴望权势,这样的人仅凭自己这个刘家入赘女婿的身份就能够吸引到他,并轻松地接近他。不过现在的第一步是让他记住自己,先想办法控制那个刘天娇,这样才能完全的利用刘公公的权势来为自己铺平道路。

    “有机会我们会再见的。”林晨说完就离开了佛笑楼,依照脑中的记忆,找到了本地唯一的一家——九如药行。

    来的莫名,去得莫名,真是神秘的人啊!此时张君宝与董天宝在心中对林晨此时充满了好奇。

    白衣女子心中对林晨已经打上了负心汉的标签,见到两人目送林晨离开的态度,生气道:“那个负心汉有什么好看的。”

    “小冬瓜,你不知道,像我们这种被赶出少林寺的僧人,少林寺是绝对不会声扬的。然而这个慕容白一眼就能看出我们的身份,他绝对不简单。”张君宝一板一样的解释道。

    “负心汉肯定不是简单的人啊!要是像我这种普通人,一定会从一而终,不离不弃的。”董天宝赶紧收回目光,表明了自己鄙视林晨的态度,却在心中暗暗思考如何再见林晨。

    穿过几条长长的街道,林晨大步走进九如,之中布置极为典雅,颇有古色古香的感觉,只是此时夜已深沉,中也没有什么买药的人,整家只有的掌柜与一名伙计还在。

    的掌柜梅齐庵一见到刘府的入赘女婿慕容白到来,连忙从摇椅上起身,笑脸相迎,对林晨谄媚道:“刘公子今天这么晚了,还到我九如来,是府上的刘小姐身体有恙吗?”

    林晨摇头轻笑,来到药柜前,认真仔细地观察药柜的格子上写着的药材名称,明面上是打趣,却带半分挑衅意味地说道:“刘府上下安好,梅掌柜这话可是在咒刘小姐生病吗?”

    梅齐庵笑容一僵,连忙干笑数声,奉承道:“刘小姐洪福齐天,长命百岁。小人胡口乱说,还请刘公子不要计较。”

    林晨摆了摆手,笑道:“梅掌柜不用担心,在下不是多话的人。至于今天来的目的吗?”

    林晨拉长声音,引出梅齐庵好奇的神情后,随口说道:”在下近日来也想开一家,所以到梅掌柜这里来取取经。“

    梅齐庵脸色冰冷了下来,都说同行是冤家,然而想林晨这种特意跑到自己店铺里挑衅的,梅齐庵还从来没有见过。

    ”哈呵,好好。既然刘公子想开,那在下便在这里恭祝刘公子的开张大吉,门庭若市了。“梅齐庵撑起笑脸,拱了拱手。

    林晨眼神一冷,教训道:”梅掌柜,我开是为了造福百姓,干的是抓药治病的生意,你这是在夸我生意好,还是在咒本地的百姓身体都染病吗“

    梅掌柜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林晨的教训,只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林晨此次来者不善,寒声道:”刘公子,你今天到底是干嘛的?要是刘公公那边有什么问题,请直说!“

    ”哈哈。“林晨又露出了笑脸,仿佛忘记了刚才两人之间的冲突,浅笑道:’没事没事,梅掌柜你太紧张了。我今天来是为了买药的,希望梅掌柜送些药材道刘府上,好让我辨认辨认每一种药材的样子。”林晨手拿毛笔,迅速的在纸上写下几十种药材的名称,写好后,又附加了一句:“每种半斤。”

    梅掌柜接过药单,看完整张药单之后,皱眉说道:“有些药材药材非常珍贵,本那里能交出半斤之多。”

    “不能,就有多少送多少。”林晨语气斩钉截铁,不容反驳,而对于买卖这些药材的价钱,林晨奸笑一声,挑眉道:“梅掌柜你以次充好,以无为有,跟刘公公上下串通,贪污军队药材费用,并且利用刘公公打压本地其他。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收入,就算我将你现在所有药材搬空都绰绰有余,相信你不会跟我计较这些的吧。”

    自己做的见不得光的事情,被林晨如此直接了当地说了出来,梅掌柜不由心虚地看了看四周,然后怒道:“刘公子,你怎么今天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了呢?”

    “无妨无妨。”林晨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只是吩咐梅掌柜早点将药材送到刘府,说完后,便离开了。

    “掌柜的,这个狗仗人势的慕容白竟然敢欺负到你的头上来,实在是不识抬举。不如您去找刘公公,让刘公公好好教训他。”一旁的梅掌柜的亲信见到林晨如此盛气凌人的姿态,便向梅掌柜提了个建议。

    “住嘴。”梅齐庵此时在心中疯狂揣摩今天林晨来的目的与原因,惊疑不定道:“如果这个慕容白真是不识抬举的话,刘公公又怎会收他作为自己的妹婿。

    今天他来我们说这些话,绝对不是他自己的意思,恐怕是刘公公让他来说的。”

    “刘公公为什么让他来对掌柜的说这些话?”亲信疑惑不解。

    “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梅齐庵在心中暗想,嘴上镇定道:“好了,不要再想了。今天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能外传,明白吗?”

    亲信连忙点了点头,而梅齐庵则转身走到后堂。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