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浓情酒店 > 第53章:是你在我酒里动了手脚
    蓝溪神色一变,极其气愤的质问:“庆功宴的那个晚上,是不是你在我酒里加了什么?”

    对上蓝溪那审视的目光,苏司烊投来一个冰冷的眼神,“你别事事都赖到我身上,我要是狠得下心来对你用阴损招,早就用了。”

    苏司烊在某些事情上的确是人渣了些,可对她还算是说一不二,有点儿可信。

    可若不是他,蓝溪真想不到,那一晚还有谁有动机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静默了几秒后,苏司烊很快就意识到蓝溪刚才所说的严重性。

    他突变得紧张起来,一连问了两个问题:“你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酒水有什么问题?”

    蓝溪将脸别到另一边,闷声:“跟你无关。”

    这四个字虽然碍耳,可已经比之前那几句温和了许多。

    见她收起了张牙舞爪的模样,苏司烊的话也软了一点,他柔声:“周六我生日,你能回来跟我吃顿饭吗?”

    蓝溪一秒回神,大意见的反呛:“我是傻了才会跟强-奸-犯一起用餐。”

    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因她的一句话,怒火又被燃了起来。

    苏司烊那回也是一时的鬼迷心窍才做出了那样的事。

    这两年来,他已经为这事忏悔了无数次,可终得不到蓝溪的原谅。

    他无力说:“我那晚喝酒了,喝了很多,你就要因为那一次,而要否定我这么多年来对你的好么?”

    蓝溪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认为的好,就是限制我跟别的异性接触,不顾我意愿要我嫁给你吗?”

    这些年来,他所做的这一切,蓝溪的忍耐早已超载。

    她说:“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你不要对我好。”

    不想再跟他继续聊过去,蓝溪再次提步。

    苏司烊再次上前拖住,但未果,蓝溪有先见之明的避开了他的手。

    “蓝溪!”他唤她名字,她并未理会,反而加大步伐离去。

    苏司烊追着她的脚步,一再退让:“你跟我回去吧,我保证以后不再管你,我会给你足够的自由。”

    他的声音像只蜜蜂那样在她耳边嗡嗡嗡,蓝溪捂着耳朵,假装听不到。

    苏司烊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他一再妥协都得不到回应,唯烦燥的一把夺走了她手中的包。

    蓝溪原本做着捂耳朵的动作,那个包包就放在耳边的位置,苏司烊随手一抓,包包就被扯走了。

    意识到包包被抢,蓝溪猛地转身想抢回。

    苏司烊往后退了一步,令她扑了个空。

    蓝溪咬牙再次过来抢,苏司烊将包包往头部一举高,低眸问:“你非要这样才肯理我吗?”

    蓝溪朝她摊大手掌,“还给我。”

    相比蓝溪的愤怒,苏司烊却腾起了一种乐趣,他竟然咧嘴微笑了下,心情不错的跟她谈条件:“你今晚跟我回去,我保证还给你。”

    蓝溪连争论都懒,继续动手去抢。

    苏司烊比她高整整一个头,她蹦跳起来都够不着。

    几个来回,蓝溪跳的气喘吁吁,“你还给我?”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