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雄浑争霸之一战 > 大战近临
    混沌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猎夏”。

    在夏天将要结束之际,居住在混沌的各部落会向领国发起战争。居住在混沌的部落都属好战之徒,他们对战争非常痴迷向往。届时整个混沌都热闹非凡。

    位于混沌西面的兽族也已整军待发,架好战戟前往混沌参战。

    历年来兽族都从未到达过混沌,前往混沌的必经之路被海兽族隔断。海兽是一种身高四米,体型健壮的怪物,兽族从未突破过海兽森林。与其说兽族前往混沌参加猎夏,更不如说兽族的猎夏是在海兽森林举行。

    雄浑最大的国家—中度,依旧不声不响安稳度日,中度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没有士兵,也没有国王,那里是和平的天堂,据说法师守护着那片土地。雄浑大陆早有谣传:万物始于中度,也必将毁于中度。雄浑大陆内所有生物都是从中度搬迁出去的,最后也必将因中度的堕落而毁灭。

    兽族部落靠售卖奴隶营生,地处海对岸的混沌却依旧以攻占城池为乐。

    这时一封突然而来的休战书打破了往日的秩序。

    驻守北悬的坦丁族首领一共发出六封停战书,一封寄往临近的人类净客族。随着时间流逝,净客族已不是当初被驱离雄浑时那个落魄的净客族,他们在东北面建立了自己的王国,拥有自己的士兵,是除中度以外最大的一个国家。坦丁王希望山客族近期整顿士兵,将会有一场大战将近,位于北海的守望石被人解开封印,无数杀人不眨眼的石系封印守卫正肆虐着北海大陆,若北海沦陷,雄浑也必将受到牵连。

    第二封信寄往混沌的狼国。狼国属混沌势力最强大的族群,坦丁王希望狼族停止战争并召集混沌的所有部落一起抵御外敌。从第一届猎夏开始,混沌的三角联盟便瓦解,混沌也四分五裂,现在想要重新让混沌联合就是纸上谈兵。

    第三封寄往紫地的魔法学院,法师们必定会参战。第四第五封寄往中度和精灵国。

    第六封寄往兽国,兽国有着全雄浑唯一的空军部队,加上虎,豹,熊部落的战士,北悬必定安稳守住。

    高松险峻的绝壁阻断雄浑大陆和北海大陆之间的联系,只有雄浑的正北面有一个山洞联通北海,这个山洞被称之为北悬,坦丁族奉命世代驻守这里。也就是说,北海一旦沦陷,北悬是敌人必经之路,只要能守住北悬雄浑就不会有任何威胁。

    收到消息后,人类净客族国王-净王立即在自己王国周围大兴土木,着手建造石头城墙。他们计划用巨石搭建起五米多高的城墙,城墙上留有平台,平台可站立士兵,投矛手可在上面驻守。石墙外部紧贴着一层木制墙,可防止敌人攀爬石墙也可阻挡敌人的远程武器伤及投矛手。建造城墙的提出者正是净王的儿子,净客族的王子—雄霸。这是全雄浑最先进的城墙,因为从未有人用石头建城墙。净客地处散石荒漠,石源充足,木头也可以砍伐附近的木灵森林,可谓是举手捏来。净王决定先建造城墙,等自身易保之后再作出兵援助的打算。

    另一边的兽族联盟正展开会议讨论援助与否,坦丁族需要熊,虎,豹部和飞兽部落的士兵,而这四支部队是兽族的主力,何况派出了许多战士前往混沌参战,不出所料的话派出的战士正与海兽族开战,想要撤回已然不太可能。派出主力去增援的话,兽国的奴隶可能会揭竿而起轻而易举攻入兽联。即使内部不反,若是南蛮和蛮族北上,这硕大的兽国不就如同探囊取物般被攻陷?

    大会上各首领各执己见,绝多数部落毅然选择放弃兽林,撤回中度避难。这样一来可保全兽族全员的性命,有了中度保护,兽族不会有任何风险,因为中度从来没有被攻陷过,等一切风平浪静后再返回兽族森林。

    熊族,虎族以及豹族和鹰族的投票最为重要,可偏偏这几个部落都投了撤退的票。兽族最终决定不参与这场战争,全员撤回中度。

    想必兽国早已忘了当年曌兽族的壮举,影响整个雄浑的“猎夏”也正是因为曌兽族的英勇无畏才兴起的。不过仔细想来兽族这计也不可谓不行,先保存实力,等合适的时机再度反击。

    另一边的狼族早已没有能力向混沌各部落发去和平协议书,更没能力召集混沌各部落。

    狼族已经挑起了战争,和以往的猎夏不同,狼族决定于今年秸秆称霸一统混沌,可偏偏在这紧要关头想要收手谈何容易。混沌的各部落对狼国这次血腥洗礼已然不再信任狼国,甚至已经打算联手将狼国赶出混沌境内。

    此前狼国还血洗了中度的边境部落—西希,彻底与中度闹掰,狼国此时已然不是当初那个混沌的最强国,而是整个混沌的敌人。

    在派出信使无果之后,狼王召集所有部队撤回狼都,并准备带领千人部队前往临近北悬的北站驻守,倘若北悬失守,自己也许可以抵挡剩余的敌军。狼都只留下三百多名战士镇守,由狼王的心腹混沌熠全权指挥。据说混沌熠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此前跟着狼王四处征讨战功显赫。狼都由他镇守最合适不过。

    但混沌各部落真的联手攻打狼都的话,未必会守得住,这点狼王布什奇也明白。为了大局,此险何不能登?

    混沌各部落联手的兵力是狼族镇守军的六倍之多,倘若向狼国开战,必会被将死。

    蛮霸奉命将狼公主带回南蛮部落并准备好迎接强敌,狼王布什奇和远在天边的蛮族一向有往来,曾无数次救下蛮族,蛮霸便是蛮族王之子,蛮族为了答谢布什奇故而将自己的小儿子献给狼族。布什奇不希望自己的八岁女儿被卷入这场战争,也是时候让蛮族帮自己一回了。

    中度方面依旧不为所动,坦丁王寄来的信封也只是通知中度有强敌来袭,并未有请求支援之意,中度本身就是一个和平国家,从中度招来不会战斗的民兵岂不是累赘?

    通知位于紫地的魔法学院最为重要,但是信使来到和平港才发现这里早就没有前往紫地的船只。紫地四面环海,被中海包围,必须要有娴熟的船手以及特意改良后的船只才能前往紫地,此外还要在烟雾弥漫的海上行驶三天三夜才能突破浓雾,更别说要到达紫地的源城,坦丁的信使数次尝试出海,但最终只能徒劳而反。

    前往精灵城的信使也同样没有送达使信。他穿过炎热的沙漠,死气沉沉的精灵森林,步行辽阔的平原到达精灵河对岸才发现精灵国堕落已久。远远望去对岸的房屋倒塌长满植物。最关键的还是渡河,河面上早已没有来往的船只,硕大的精鱼在河底虎视眈眈望着岸上,根本无法渡河。无奈只能带着沾满泥泞的信封折返。

    如此看来将不会有任何军队会去支援,净客族的城墙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建起。混沌方面只有狼族带着千人前往,而且还不是直达北悬的,只是驻守在南下的必经之路北站。兽族已投票决定全员撤退,紫地和精灵失去联系已经好几年了。北悬依旧由坦丁那四百多人驻守,虽不是说没有把握,但有援军总比没有的强。

    信使全部回齐时已过去数月,北海传来消息石系封印守卫已攻陷大部分沿海城市,正准备围攻南北两郡。北郡的胜利号以及所有船只被抢,敌人正日夜操练开船之术,预计几个月后北海就要沦陷。敌人正陆续从空洞之门涌出,敌军数量已超数万,而且数量还在不断上升。

    北海总船只也就只有四队,北郡有一队已被抢:胜利号带领的十艘战船(能载百人)和二十一搜小船(能载数十人)。

    南郡有三队:和祥号带领的三艘战船和六艘小船,碧湖号带领的二艘战船和八艘小船,建城号带领的五艘战船和十二只小船。其中建城号已破旧无法远航,原能载人数三千但现在只能载一千人不到,和祥号和碧湖号只能载人五百,战船和小船无法越过北海到达北悬,也就是说,即使对面四艘大船勉强同时开来,人数也不超过三千,加上北悬海滩狭小,四百人足够守住北悬。北海内陆的树木早已被砍伐稀缺,想要制作新船只几乎不可能。

    按这样算来,北悬也不会轻易失守,只要船只靠近,击毁驶来的敌船对面只会愈攻愈弱,最后因为没有船只载兵而放弃进攻。

    一切计划已做好准备,木灵虽然不会前来支援,但是他们愿意献出北悬附近的树木任由坦丁族砍伐。同时向雄浑各部落大量征收可投掷的长矛,战前准备可谓是做得非常充分。假如前滩被突破,他们还可以退到洞内靠地形优势抵挡,几千名敌人根本不足为惧。

    狼国在北上的途中不断被其他部落阻挠偷袭,布什奇也无心恋战只顾往北奔逃。历经千辛万苦总算到达中海以北的和平港,这里的人民对他们没有丝毫恶意,总算是可以安顿几晚。

    和平港街道旁和路上留有许多机械齿轮,这是当年安尼的出生地,至今还残留着安尼发明的“动力”元器件。

    布什奇这才想起雄浑还有一支机械大军,传说机械城内有一支钢铁军队。而净王之子雄霸和机械城内的首领频频来往,净王又是自己的老朋友,若是有钢铁军队助阵,何求胜不能?

    休息片刻之后狼王带领一小队人火速奔往净客王国,骑着买来的驱兽(体形如马奔跑极快的生物)不出几日便赶到了东北净客之地。这里依旧荒芜一片,地上只有散沙和碎石。

    狼王曾被赶出中度时寻求过净王的帮助,净王见他们也是人类于是就欣然接纳了这群落魄的人民,但净客只专注于买卖,一切食物和衣物都得用银币金币交换,不久后布什奇就率领部落撤出了净客王国,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子民也开始变得贪婪,堕落。虽然不辞而别,但布什奇和净王时常有战略来往,关系极其不错。

    当布什奇来到净客王国,这里正修建着围墙,无数工民在保运石头作业。围墙内的居民还是和以前一样,从他们的眼里能看出那份贪婪,邪恶。

    净客族把原有的木墙尽数拆掉,重新搭起高耸的石墙。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用石头当城墙,若是倒塌下来岂不是自伤友军?城墙内有着无数低矮的石头壁房子。他们用泥土和石粒混合搅拌制成块状搭到房顶上做屋顶,里面住着净客族的平民,在往前依次是石墙木顶的房子,石墙一面高一面矮,顶上搭着斜顶木条,木条上用藤蔓绑着树叶,看似弱不禁风。这种物资遇到大风岂不是整个被掀起?跟随布什奇的士兵嘲笑着。

    镇子中央是一座硕大的石房,外面看来非常鸿伟精致。里面的空间更像是地精的地堡,四周围用石头搭建,屋顶用的木板封顶,他们将木头削得平整排列到一起,密不透风,实不漏水。

    净客总喜欢搞这些毫无意义的工作,想必这些木料也是从附近的木灵森林里抢的,一定惹怒了不少木灵。

    门口两旁站立着两个身穿打磨得光滑铁皮的士兵,炎热的天气加上厚重的铁甲让他们汗流满面。走进大殿,里面点着无数烛火,一束干草放在一个盛满树汁的碗里微微发亮,天上有这么亮的太阳,何必点这星星微火照明?

    净王坐在一个高于地面的台阶椅子上看着一张兽皮,兽皮上烫有黑色的净客字,想必这便是净客的特有文纸。

    “净王兄,多年不见,你这变得秀丽堂皇了不少啊。”

    净王缓慢移开兽皮见底下站着的正是当年自己收容那位狼族首领不经皱了皱眉。本书首发来自,!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