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26.金光寺
    对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让自己心惊胆颤,脸颊两侧的肉都止不住哆嗦起来。

    他都不知道对方下一句话还要牵扯出什么惊天秘闻了。

    还好的是,身为野路子修炼者,对于修炼界的事情,卢汉良似乎也知道的不是很多,因此在说完这些之后,就不再多言。

    车厢之中陷入了寂静之中,卢汉良需要时间来治疗伤势,而易辰则是在努力的消化掉得来的消息。

    车辕倾轧在湿泞的土地上,发出咯吱的响动,车厢一晃一晃的像是在坐船,一点舒适的感觉都体会不到,然而即便如此,也比徒步要强了很多。

    先前战斗中受伤的护卫,不时发出轻嘶声,却只能咬牙忍耐,盼望着能够尽快赶去金光寺,哪怕没有好的草药治疗,却总也能遏制住伤势不恶化。只要坚持到了江北城,商队总管必然会给他们进行最好的治疗。

    这些事情虽然并没有明文规定,也没有签订有效的合约,但早已成为各大商队墨守成规的规则。毕竟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吃饭,若是受伤之后商队不管不问,长此以往,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真心实意的付出了。

    就在这不停地赶路之中,太阳逐渐西沉,天色逐渐黑了下来。林中的夜行动物们不时地发出嘶吼鸣叫,反而衬托的林中愈发静谧。

    终于,在天色完全黑掉之后,又行进了大概不到一个时辰,商队的众人赶来了金光寺。

    易辰先前只不过是脱力导致的气虚,经过一下午的静养,力气也恢复了许多,此时已经能够自如的下地走路。

    天际繁星点点,空气湿泞之中透着几分泥土的芳香,这个世界的空气绝对比蓝星要强了许多,两者根本就没有丝毫可比性。

    篆刻着‘金光寺’三个烫金大字的牌匾静静地挂在庙门之外,泛旧的大门边,栽种着两列古朴的松林,泛黄的针叶铺洒在地上,更加的为这座寺庙添了几分庄严与厚重。

    马匹‘唏律律’的打着响鼻,原本静谧的寺庙之外顿时被嘈杂声取代,不多时,似是听到了庙外的异响,那扇严丝合缝的大门缓缓开启,从中露出了一名身着袈裟的男子身形。

    男子大概四十余岁的年纪,身形修长,双手合十,那头浓密乌黑的长发一丝不苟地盘在头顶,说不上好看的脸上挂着的温润笑容,刚刚见面就让人平添三分好感。

    “无量圣人,诸位施主远道而来,是否需要入内歇息?”

    西方教的僧人,不剃发,不唤‘阿弥陀佛’,而是口喧‘无量圣人’,让易辰感到些许的违和。

    但这些不过是小问题,他对此自然不会多加置喙。这时候跑上前去大喊一声‘你应该念阿弥陀佛!’的话,怕是要被人当成棒槌。

    卢汉良并未上前,商队的一应事务尽是林正中管理,因此林正中照这样子同样喧了一句‘无量圣人’,恭敬地迈步上了台阶,将一个小袋子双手奉上,低头道:“这位大师有礼了,我等乃是江阴商人,此行欲去往江北城中互通有无,途经此地天色已黑,不知大师可否行个方便,收留我等一夜?

    些许银两不成敬意,权当为圣人添些香火。”

    僧人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了,双手接过盛放着银两的袋子,温声道:“无量圣人!贫僧法号一来,恭迎诸位入内歇息。施主的慷慨,圣人必然欢悦,冥冥之中便会赐福诸位施主。”

    两人的对话传入易辰耳中,让他的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一下。这群神棍,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那花活儿都一套一套的,简直防不胜防啊!

    车队是入不了寺庙的,过往的行商尽皆知晓,因此也无人去犯忌讳。商队之中自有车夫将马车拴好,同时留下了足够的人手看护货物,以免被贼人偷窃去而不自知。

    至于这些人不进入寺庙,会不会被妖魔鬼怪吃了去?这一点却是无需担心,金光寺的门庭之外,最起码已经有好些年未曾有妖魔撒野了。

    易辰自是被邀请一同进入庙中,毕竟与之前相比,他的身份地位已经有所不同。

    进入寺庙,里面的布局与蓝星的大致相同,正对着大门处是大殿的位置,在一来的引领下,众人一路绕过大殿,来到了寺庙后方的西厢房。

    除却易辰之外,还有卢汉良、林正中以及三个护卫在场,分配房子的时候,自是三个护卫挤在一起,另外三人各自单独居住。

    “天色已深,诸位可需要吃些口粮?”

    一来站在众人面前,温声道:“斋堂已经熄火,却也留有些许食物。”

    “如此,多谢了。”

    钱都花了,林正中自然不会假惺惺的说什么自带口粮的事情,吃些东西也是理所应当。

    一来颔首施礼道:“庙中清苦,不过是些粗茶淡饭,施主莫要客气。贫僧这就为诸位施主去准备,还请稍待片刻。”

    目送着一来离去,卢汉良轻声道:“他很强。”

    易辰:???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他强不强的,我这也感受不出来啊……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易辰的表情却是带着几分凝重的点头,赞同道:“确实,有僧人的保护,我们也可以睡个安心觉了。”

    睡个鬼啊!

    只要一回去,就把房间反锁,顺道用桌椅板凳一起拦住。现在可是夜里了,易辰分外清楚,今夜必生事端。

    念及此处,他略作沉吟后,不由得提醒道:“不过出门在外,还是要多多警惕才是,可莫要被表象迷惑。万一出现意外,也可从容应对。”

    “贤弟所言极是,”

    卢汉良颔首道:“恰逢乱世,哪怕是在自己的家中,都要做三分防备,更何况是在这种深山老林之中。”

    两人之间又言语两句,等一来端来了吃食后随意吃了一些,随即约好了明日赶路的时间,各自回房休息。

    今日的冲击太过剧烈,易辰也需要好好调整,以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

    让他提心吊胆的是,直到现在,弹幕像是死了一样,一丝一毫的提醒都没有,让他愈发的有些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