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51.她是谁?
    两日后,天色渐晚,夕阳的余晖自西方缓缓降落,在天际留下一片片鱼鳞状红纹。

    深山老林之中,有风吹过,一阵簌簌作响,露出了易辰的身影。

    “这里就是安乐坊?”

    易辰口中喃喃自语,望着眼前错落成片的坊镇,心中难掩震撼。

    一道高耸的坊门伫立在最前方,上书三个烫金大字:安乐坊。坊前有人有兽,尽皆老老实实的在门外排队,物种之间虽依然有隔阂的存在,但在此刻却无人敢于造次。

    坊镇之中,有一头老龟趴在地上,单单目测其身形,便有三米高,十数米长宽,四肢粗壮有力,上面遍布着深深地沟壑,爪子陷入土中的它,那双眸子像是两只巨大的红色灯笼,每每睁开眼睛,便有两道红芒射出。

    “排好队,一个接一个。”

    不见老龟嘴巴张开,苍老的声音便自周边流转,那奇异的声调像是在心间响起,令每一个人都心下凛然,排队的时候愈发规矩。

    “安乐坊中禁止打斗,若有违反……”

    声音传到此处,老龟的嘴巴咧成了一道弧线,细密锋利的牙齿在夕阳的余晖中露出寒芒。只见他的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眼神倏然间变的冷漠,一个字发出,令人寒意顿生。

    “吃!”

    禁止打斗吗?

    易辰心中了然,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老老实实在后面排队的他,已经发现了有不少人的气息堪称恐怖,更有甚者,那背生双翅、鹰眼猴腮的禽妖,单单站在那里,便让他产生了一种不可力敌的感觉。

    然而即便是这头禽妖,在老龟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任何造次。相比较而言,那只看似平平无奇的老龟,实力怕是要更加逆天。

    这安乐坊的水,果然深得很。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在大唐境内开设坊镇,而且还没有被集中力量消灭,就足以说明这个坊镇的不简单了,易辰来这里本就是换取些对自身有用的东西,自然不会多生事端。

    目光好奇的看着位于前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进入坊镇,然而在下一刻,队伍却是停了下来。

    只见那老龟将一行三人拦住,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闷声道:“非修炼者不得入内。”

    那三人之中,为首的是一个老者,其身后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原本就有些惧怕,在听到对方的话之后,顿时更显慌乱。

    “师……师父!”

    老者闻言并没有回头,而是从袖口掏出几枚碧绿色类似于铜板的东西,走上前去将其放在了老龟的面前,赔笑道:“龟仙人,贫道乃丹宗之人,身后是贫道的两位弟子,距离晋升凡谷境只有一线之隔。今日带他们来此,不过是想见见世面,还望行个方便。”

    看了看身前的物品,老龟神色稍霁,张嘴一吸,将其全部吸入口中,随即满足的打了个嗝儿,点头道:“老主顾了,今日便为尔等网开一面。”

    “多谢龟仙人!”

    老者含笑拱手,带着两个神色仓皇的弟子进了坊镇,不多时就再也看不到身影。

    他给老龟的,是什么东西?

    易辰心中疑惑,却并没有多问。在这种地方,无缘无故的去提问题,那不就暴露了自身老底了?他可不会认为这样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及至天边最后一抹光辉落尽,坊镇之中突然升起了数不清的小灯笼,摇摇晃晃的飘在空中,与繁星交相辉映,将整个坊镇映亮。

    而此时,也终于轮到了易辰,原本以为跟其他人一样,装作见过大世面的样子,就能进入坊镇了,却未曾想在经过老龟身旁的时候,被一道声音打断了节奏,“新来的?”

    易辰眼中神色一冷,随即转头看向老龟,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这老龟是故意的吧?别人都没有问,偏偏在自己经过的时候问话,这不是摆明了对身后的那些修炼者说‘看这里有个雏儿,大家快来欺负他’么!

    老龟咧嘴笑了,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易辰强忍住捂鼻子的冲动,恭敬地拱手道:“不知龟仙人有何指教?”

    “没什么。”

    老龟笑的愈发欢快,愉悦的情绪任谁都能清晰感受到,只听他温声道:“安乐坊中鱼龙混杂,可要小心一些才是。第一次来这里,一定要玩的尽兴。”

    易辰:……

    总觉着这老龟不怀好意,但思来想去,却不知究竟是所为何事。他们之间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自己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惦记的东西吧?

    难道它看穿了自己所修炼的功法?

    想到这里,易辰不由得又暗自摇头,这年头除非战斗的时候能摸清,寻常时候谁能知道别人是修炼的什么功法。

    得不到答案的他,不由得愈发谨慎了些,微微点头道:“多谢,不过晚辈突然记起,家中房门未关,今次便不进坊镇了,着实遗憾。”

    说着,一边感慨摇头,一边转身就走。

    事出反常必有妖,无论这老龟抱着什么目的与自己搭讪,都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在这个时候,哪怕已经到了坊镇的大门外,他依然决定先不进去了。

    在搞清楚对方这无缘无故的关心之前,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一些。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弹幕的提醒再次出现,让他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身形。

    【我深深地后悔着,当初若是进了安乐坊,是不是就可以与她早些重逢?】

    她?

    她是谁?

    弹幕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发出提醒,而事实证明,它的每一次提醒,都是至关重要的。自己若是走了,究竟会错过谁?

    而且,

    重逢,

    不是遇见?

    那就说明自己必然与对方是有渊源的。

    难道是……

    易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想起了那个梦中的少女,心中不由得微颤。如果当真是那个少女的话,那岂不是就能证明,他所经历的,并非是梦?

    再看老龟,见他动作迅速的转身就走,不由得神色一怔,随即便是有些焦躁,两团红芒自眼中爆发而出,张口欲言,却见易辰在转过身后,再次的转了回来。

    老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