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55.身为住持的底气
    对于没钱的人来说,聚宝阁的消费着实太高;而对于有钱人来说,聚宝阁绝对是整个坊镇上最能体验到极致享受的绝佳之地。

    身为一名以艰苦朴素著称的僧人,释心自然不会来这种地方消费,而是在一家酒楼中借宿。

    是的,借宿,不用花钱的那种。

    店掌柜热情相邀,他实在是盛情难却,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邀请于此地暂住的同时,还为过往客人弘扬西方教教义。

    酒店客人之中,有人族有妖族,甚至还能零星的看到几个魂体,有着修炼经验的他们,大多都对西方教教义嗤之以鼻,唯有少数之人听的入了神。

    “当当!”

    面前的桌子被敲了敲,白须老道轻咳一声,对面前的年轻男女道:“守心明意,抱元归一。”

    这三人分明就是易辰在坊外所见的丹宗道士,老者名为无妄子,大弟子曹爽,与二弟子莫秋月。

    酒楼大堂之内,梵音杳杳,神奇的是那耳朵分明听不见,声音是直接传入众人的心间。这种强迫性的倾听,已经让许多修炼者不满,然而在知晓了客房中居住的僧人是谁之后,顿时就焉成了霜打的茄子。

    打不过啊!

    就很气!

    对于修为浑厚的修炼者来说,屏蔽梵音轻而易举,但对于实力弱小之人,尤其是像曹爽与莫秋月这等还未踏入凡谷境的人来说,着实难熬了一些。

    被唤回神的师兄妹两人面面相觑,相视的目光之中,隐隐透出惊惧之意:那个望龙寺的释心,实力竟是恐怖如斯!

    在方才的一瞬间,他们的心底已经出现了缝隙,越听梵音就越是想要出家,皈依西方教,诵读经文侍奉圣人左右。

    如果不是他们的师父见到情形不对,于千钧一发间将他们唤醒的话,怕是‘我要出家!’诸如此等大逆不道的话就要脱口而出了。

    “徒儿知错,请师父责罚。”

    师兄妹两人连忙起身,对着师父低头认错。好好的丹宗不待着,鬼才愿意皈依西方教啊!他们又不是普通百姓,不晓得其中深浅。听师父说起过,这西方教里的水,可是深的很,更浑的很。

    “无妨,坐下吃饭,吃完我们就离开此地,另寻一家落脚之地。”

    说罢,不见有丝毫动作,一道透明光罩笼罩了桌旁的三人,将梵音阻隔在外。

    他今次带徒弟来坊镇,一是让他们多见几分世面,第二则是购买一些用来炼丹的草药,并未惹是生非的。因此虽然释心有些咄咄逼人,但他也没想着为此强行出头。

    毕竟自从仙神隐匿后,西方教逐渐势大,道门却日渐凋零,实力早已不复当初。

    正心生感慨之际,只见从酒楼外飞入一只纸鹤,穿过了大堂,循着楼梯一路往上,转瞬消失了踪影。

    “飞鹤传书?观此气息应当是坊镇门外那只老龟,可是给释心传递的消息?”

    无妄子心中暗自沉吟着,果不其然,未过多久,只听得法杖伫地的闷响传来,抬眼望去,释心面含微笑的自楼梯拐角处现出了身形。

    当看到无妄子周围设置的隔音法阵后,释心的表情微微一僵,随即含笑点头,“不知道兄所居何地?”

    无妄子眸光稍敛,挥手撤掉了法阵,做稽道:“贫道无妄子,丹宗门人。”

    自报家门是为了避免麻烦,否则的话,如此当众打脸的事情,哪怕自己做的并没错,指不定面前的这个僧人就会怀恨在心。

    望龙寺,哪里有无知信众所认为的美好?同为修炼者,西方教这抢香火的本事,可是其他宗门望尘莫及的,其中自有不为人知的手段。

    “贫僧有要事在身,待归来后期待与道兄坐而论道。”

    释心微笑颔首,让人如沐春风,然而无妄子却心中渐冷,知道对方是记仇了。

    按理来说,你用梵音传法,我自然有不听的权利。这个道理在什么地方都能说得通,唯独西方教不行。

    这西方教的所谓僧人,大多都是如此强势。

    “恭候大驾。”

    无妄子虽说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炼丹之上,但实力也没有落下多少,虽说比不上释心,在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认怂。否则的话这就不是打自己的脸,而是在打自家宗门甚至整个道门的脸。

    双方目光相对,释心嘴角的笑意愈发浓郁了几分,诵了一句‘无量圣人’,点头道:“如此便好。”

    说罢环视四周,看向神色各异的那些修炼者,温声道:“西方教义博大精深,可以有助于杀念缠身者洗涤罪恶,诸位应当珍惜这次机会才是。”

    大堂之中一阵寂静,没有人敢在这时候说话,好在释心说这番话也没有期待过会有人回答,一边走下楼梯,一边继续道:“贫僧有事外出,待归来后再与诸位施主传法。”

    一人震惊全场,大堂之内鸦雀无声。见他如此行为做派,有修炼者捏紧了拳头就要起身,却被身旁同伴抬手拦住,对他摇了摇头,暗中传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就让他如此蔑视我等?咱们是修炼者,追求的是自在逍遥,可不想去庙里受那清规戒律!”

    “这话憋在心里就好,毕竟……”

    “毕竟什么?”

    “毕竟咱俩加起来,都不够这妖僧一个人打的。”

    “……”

    ……

    不论这些修炼者的心里是如何想的,暗中又是如何传音腹诽的,释心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笑容,迈着相同距离的精准步伐,离了酒楼后,径直向着聚宝阁而去。

    就像方才无妄子所说的那样,他确实是得到了老龟传来的消息,得知易辰出现在了坊镇之内,并且已经获得了对方所处的位置,因此这才走出了房间,向着今次外出的最大目标漫步而去。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是释心这等强者,只要一露面,必然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没过多久,他的身后就跟上了一群想要看看发生何事的修炼者,其中就有无妄子师徒三人。

    释心并不在乎,只要能达成目的,无论有没有旁观者,都对他造成不了丝毫影响。

    这就是身为望龙寺住持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