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61.谁敢动她,要你狗命
    “三一号出价五百五十绿灵玉,还有更高的吗?”

    “三一号一次!”

    “三一号二次!”

    “三一号三次!成交!恭喜三一号道友,拍下了这柄皓月枪!”

    没有想象中的哄抬物价,坐在前列的释心更没有恶意添乱,在其他修炼者退出争夺之后,易辰很简单的就将皓月收入囊中。

    “放心买便是,小友所买的任何物品,都与贫僧有缘,也许过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回到贫僧手中。”

    耳中传来释心的传音,易辰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越过众多修炼者,看向坐在前方的释心,眸子中杀机初显。

    面上一动不动,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如果这时候表现出害怕、求饶的情绪,他并不认为有什么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拳头大的说什么都对。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正当易辰起身准备提前离场的时候,台上的拍卖师开口道:“诸位同道都知晓,仙神隐匿,灵性不显,世间早已没了踪迹。然而我们聚宝阁在数月之前,从某处地下湖中,发现了一副透明棺材。”

    易辰停住了脚步,目光看向台子,其他的修炼者也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眼中透着惊疑之色。

    台上的拍卖师满意的看着场中效果,顿了顿,继续说道:“透明棺材中,有一女子栩栩如生,虽已生机灭绝,却肉体不灭,不知诸位有没有兴趣拍回去,用作炉鼎?”

    世间本就有采用人体炼制毒丹的邪法,况且此次出现的,还是一名肉身不腐的女子,顿时引起了许多邪修的兴趣。

    易辰的心脏怦怦跳动,目光如刀般看向台上的拍卖师,拳头用力握紧,一股怒火充斥心间。直觉告诉他,那个女子,必然是弹幕提醒之人。

    更让他心慌的是,有很大可能,是他梦中所见的那个少女!

    “口说无凭,带出来给咱们看看再说!”

    “是啊是啊!谁知道是不是你们随随便便找了个寻常人代替,那我们的钱岂不是白花了?”

    “聚宝阁的信誉还是可以相信的吧……”

    “嘁!我只相信我的眼睛。”

    修炼者们顿时群情汹涌,眼冒绿光。拍卖师见状,带着满满的笑意,双手往下压了压,加大声音道:“诸位,诸位稍安勿躁,聚宝阁一直以来,都本着诚信经营的宗旨,从未欺瞒过任何一名尊客,这一点贫道完全可以向大家保证。况且对于炉鼎,我们聚宝阁也一直秉持着验货竞价的传统。诸位请看!”

    随着他的解说,后方通道处走出四名壮汉,每个人的肌肉都高高隆起,青筋暴露,额头噙着汗水,足以见到水晶棺之重。

    “轰!”

    台子正中,水晶棺轰然坠地,发出一阵沉闷的巨响后恢复平静。

    “诸位可看,此女栩栩如生,肌肤如玉,单单其身上所穿的裙摆,应当都是一件宝物。可惜的是,水晶棺仍旧无法打开,此次拍卖其一半归属权,剩余一半为聚宝阁所有,在被拍下后,聚宝阁必会寻来高明阵师,将水晶棺破开!”

    当看到水晶棺中女子的容貌后,在场的几乎每个人都倒抽一口凉气,实在是因为那女子长的极美,紧闭着双眸像是熟睡过去,根本不像是一个死人。

    而易辰在看清了女子模样后,脑海中轰然炸响,那道真实的梦境再次出现在记忆之中,让他哪怕挪动一步,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

    眼眶不知何时已经湿润了,哪怕依然不知道此女姓甚名谁,可当相遇的那一瞬间,易辰早已明白,自己与她有着渊源。

    仿佛梦中的场景重现,那宛若谪仙的少女并未死去,在不停地催促着他离开。

    一步,

    两步,

    易辰沿着走廊,向着水晶棺材靠近,眼中一片哀伤。

    他的异常自是吸引了许多修炼者的侧目,但他并不在乎,仍然一步一步的,向着台子中心处挪去。

    “这位道友,咱们拍卖会有规矩,还请回到座位上。”

    易辰对此充耳不闻,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水晶棺材。心中却是翻江倒海,掀起无穷波澜!

    “这位道友?”

    拍卖师的声音沉了下来,“止步。”

    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易辰的步伐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将速度全面爆发,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就来到了水晶棺前。

    看着棺中女子,对方的容颜与梦中逐渐融合,再也不分彼此。

    此时的易辰,忘记了周边的烦扰,仿佛整个世界都消散,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炉鼎?”

    嗓子里一阵干涸,让他说出来的话透出几分沙哑,“货物?”

    不知因何而愤怒,也不知为何会想要杀人,在这一刻,易辰的理智逐渐消失,唯有暴戾的情绪在蔓延。脑海中有些晕眩,而他的视线像是穿透了无尽虚空,看到了一处山清水秀、仙光漫漫之地,有一个少女,似乎被一个少年揍哭了鼻子。

    打赢了比斗的少年,却没有赢得满堂喝彩,反而被人嫌狗厌……对了,画面中还有只可恶的大黑狗,追着少年咬了三天三夜,就只是为了给少女出气。

    而黑狗的主人,那个长了三只眼的王八犊子,竟然也对此不闻不问。

    少年一个人坐在银河边缘,洗着脚怀疑人生,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不喜欢自己,不就是打赢了一个爱哭鼻子的小姑娘,至于么……

    恍恍惚惚中,易辰又看到,漫天佛光洒落,将仙光吹的漂浮不定,梵音阵阵之中,天地之间一阵肃杀。

    那个曾被自己打的少女远远地站着,已经有许多年不曾哭鼻子的她,此刻看起来英姿飒爽,却全然不看眼底有着落寞的少年。

    大战,来临。死伤不计其数,琼楼玉宇顷刻轰塌,梵音响彻三十三天!

    时间像是过了无数年,其实不过是一瞬之间,易辰就站在台上,身后便是仿佛正在酣睡中的少女。

    一滴泪珠自眼角滴落,沾湿了衣襟,充斥着杀戮暴戾的气息冲天而起,“谁敢动她,要你狗命。”

    整个坊镇为此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