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147.鸭子与鹅,还有猴子
    当看到那只大棒的一瞬间,江流儿瞬间就觉得自己草率了。

    对于这只棒子,他可是记忆犹新,甚至到了每每想起就浑身剧烈疼痛的地步,大致是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而在他的视线之内,周围环境骤变,似乎是出现在了一处平原上,面前的棒子已经变得高耸入云。

    而就在棒子的末端,一只浑身焦糊、只能大致上看出是只猴子模样的生物,正仰躺在地上,双手枕着脑袋,嘴里还在嚼着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那可不就是吃的香蕉吗?

    “噗!”

    那只猴子在见到他之后,猛地将口中的香蕉碎屑都给吐了出去,随即施施然的站了起来,冲着目瞪口呆的江流儿嘻嘻一笑,露出了森然白牙,在光线的映照下泛着冰冷的光泽,“你吃香蕉吗?”

    “吃个屁!”

    从来都不骂人,或许说自从入凡之后,从来都压抑着本能不让自己开口骂人的江流儿,在这一刻却异常的暴躁,额头青筋直跳,阵阵蝉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隐隐的将两人包围在内。

    “老孙想给的东西,还真就没有送不出去的!不吃没关系,那俺就把你打的答应吃!”

    话音方落,那巨大无匹的金箍棒就已经俯冲而下,轰然间砸向了江流儿!

    江流儿避无可避之下,只得运起双臂,猛地撑在了天上,独挡住金箍棒的再一次下落。然而这还没完,就在下一刻,那棒子猛地一沉,江流儿脚下的土地瞬间撕裂,泥土四溅之下,道道皲裂宛若密集的蛛网一样,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你不是已经陷入沉睡了吗?!”

    江流儿咬牙坚持着,奈何这具身体只是分身,哪里经受得住猴子的金箍棒?随着一棒又一棒的落下,他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陷入进地面。

    “沉睡?哈哈哈哈!”

    孙悟空笑的前仰后合,佝偻着腰猛拍自己的大腿,唾沫星子几乎都喷出来了,大笑之后,连连说道:“是的是的!俺确实是陷入沉睡了,但这并不妨碍俺留有后手啊!要不然的话,按照你们西方教的尿性,还不知会趁着俺疗伤的时候闹出什么幺蛾子。现在看来,俺的担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啊!这不,大鱼可不就上钩了吗!”

    大鱼?

    江流儿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被那接引圣人给当枪使了啊!还说那猴子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只要这般这般,那般那般的,就能轻轻松松将对方收服,从而对自己唯命是从,并且成为西方教再次大兴的关键之人……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在放屁啊!这猴子阴险狡诈着呢,等了这么多年,分明就是在等一个有缘人接受他的棍棒教育!什么几没有还手之力啊,这叫没有还手之力的样子吗?就对方这能耐,哪怕是现如今的本体亲至,恐怕也遭不住那根棒子的鞭挞!

    这一刻,江流儿恨得咬牙切齿,骂娘的话语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了!没有这么坑人的啊,就让自己这么冲了进来……接引圣人教给他的办法,他是一点儿都用不上,也没有丝毫机会运用出来啊!

    “轰!”

    “砸死你!”

    “轰!!”

    “敢惹俺?!”

    “轰!!!”

    “老孙今日就让你这只臭虫明白,什么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

    当最后一棍落下,江流儿的身体已经皲裂开来,鲜血从四处流淌而出,转眼间便沾湿了衣裳,让他此刻的表情分外狰狞恐怖!

    撑不住了啊!

    这只疯猴子,怎么在疗伤的时候,竟然还有如此大的力量?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江流儿分明记得,数百年前的那一战,孙悟空那钢筋铁骨都被打的寸寸折断,不死不灭的元神都几乎支离破碎,若非最后跑的快,又转化成了灵石之躯的话,恐怕现在坟头草都得冒出来上千茬了!

    但现在看来,对方分明是在藏拙啊!回忆起当初的那一战,确实是处处都有疑点,如今当他重新见到孙悟空的时候,突然之间将那些看不懂的事情,都给串联在了一起!这猴子简直太奸诈、太不要脸了!那时候的战争都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了,你竟然还想着藏拙,你礼貌吗?啊?!

    退一万步讲,暂且不论礼貌不礼貌的问题,当初的战斗都激烈成什么样子了啊,你竟然还敢保留后手?你对得起东方仙界那些为了征战而死的兄弟姐妹们吗?你对得起你们花果山死去的那些猴子猴孙们吗?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你对得起……你说说,你这么做,到底对得起谁?!

    这些该死的不讲诚信的猴子,从一开始就不该出现在天地之间!就该统统被吃掉!

    “你与俺,有缘啊……哈哈哈哈哈!”

    孙悟空张狂的笑着,直笑的前仰后合、眼泪横流,目中却泛着嗜血的凶光,“西方教的贼僧,都该死!”

    江流儿都快哭了,他扪心自问,自己也没招惹对方……恩,或许说,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来得及招惹对方呢,就被这只凶恶的猴子按在地上锤,直接就生活都不能自理啊快!我这招谁惹谁了!竟然还说什么我与你有缘?那分明是我们西方教的口头禅,是你能随便说的吗?你有资格说吗!

    眼见着大棒即将落下,江流儿连忙大喊一声……咳咳!当然没有喊诸如‘大王饶命’这类会令他感到无比羞耻的言语,他喊的是,“大圣,数百年后再次相见,虽不至于把酒言欢倾诉衷肠,却也不至于还未交谈就开始拔棒相向吧?!我今日前来,是有要事寻你,可否先停下争端,听我肺腑一言!”

    “嗡!”

    金箍棒停留在江流儿额顶三寸处,哪怕是这一次并没有实质性的接触,可那金箍棒所掀起的恐怖威压,在这种情况下,也几乎将他的身体给直接撕碎!

    面皮不由自主的抽搐几下,几滴冷汗顺着额头滑落,浸湿了江流儿那几经干涸的嘴角。他丝毫不怀疑,如果那些话语的速度稍微慢那么一拍的话,对方的大棒子肯定就招呼到自己的脑袋上了。到时候还得重新凝聚分身不说,再次出现的位置,可就不是在花果山了。而且花果山在上古一战之后,外部全部都被封印了,哪怕是他,想要进来的话,都要费尽千辛万苦才行。

    如果是这样倒也没什么,毕竟他还是有这个能力进来的。但最最重要的是……花果山的具体位置,他找不着啊!

    虽说确实是在东胜神洲,可东胜神洲的面积可是大着呢!而且自从那一战之后,整片大陆都会随着莫名的韵律而随波逐流,今日出现在这里,明日也许就离开了这里;前一瞬还在眼前,下一瞬就突然消失不见了,根本就没有一点点防备啊!就这样毫无规律的移动方式,哪怕是他都没有把握去破解其中的奥秘!

    因此,他现在确实是不能死,要是死了的话,就已经可以宣布,这天大的机缘与他再也没了关系。

    只不过……江流儿这时候又突然想到,已经身陷囫囵的他,真的还能把花果山这个地方,当成是属于他的机缘吗?怕不是他的出现,早已被那只该死的猴子给当成机缘了啊……

    就像常年打猎的猎人,突然有一天却变成了猎物一样,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纠结与落寞,本就不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就能够说的清楚明白的。俗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没见有的人在乍然转变了身份之后,忍不住直接跳楼自杀了么……

    正是应了‘我叼毛就算饿死,就算从这里跳下去,也不要变的一贫如洗……’

    “何事?”

    孙悟空疑惑的歪着脑袋,那双灵动的双眼眨啊眨、眨啊眨的,就像是天边明亮的大星星一样,忽闪忽闪的,说不出的单纯与善良。

    简单的两个字,将江流儿的思绪拉扯了回来,目光复杂的看着那只扛着棒子还罗圈腿的猴子,轻声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他现在还没编织好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就只能通过左顾右而言它的方式,来给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毕竟他来的目的并不单纯,总不能直接对人家说,“呔那妖猴儿!贫僧是来收服你的,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这话怕是刚刚一出口,那金箍棒就得把自己给砸没咯!没别的原因,实在是这个理由,哪怕是他这种面皮极厚、不知丢脸为何物的人,都觉得不太……恩,怎么说呢,倒也不是真的怕了这只该死的猴子,只是出于礼貌,给对方留下几分面子罢了。

    才不是害怕!

    江流儿在心中恶狠狠地挥打着拳头,冲着幻想中的猴子撒气。

    “不行!”

    既然答应了,那就好……什么?不,不行?!

    江流儿的目光倏然睁大,脱口而出道:“不行?!”

    “嘎嘎嘎嘎……鹅鹅鹅鹅鹅鹅……”

    孙悟空像是鸭子一样‘嘎嘎’的笑了起来,笑到了极致,然后又如同鹅一样的不断‘鹅鹅鹅’,笑的涕泪横流的他,不知又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根黄皮香蕉,左掌用力的一挤底部,一根透着十足芬芳的内瓤就弹了出来,转瞬被他给吞进了嘴巴里,大口的咀嚼起来。

    将香蕉皮遥遥的冲着江流儿递了过去,“唔!好吃好吃!香蕉却是被俺老孙给吃没了,不过还有香蕉皮儿,你若是把它给吃了的话,俺老孙便听你胡咧咧。”

    “胡咧咧?”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香蕉皮,江流儿下意识的皱眉问道:“胡咧咧……是什么意思?”

    这猴族的语言,当转换成人族语言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俚语的吗?确实是听不懂啊……

    “哦!”

    孙悟空翻身跳到了一棵树上,一条毛茸茸的腿晃啊晃的,丝毫不在意自己没穿衣服的模样,而是尽心尽力的为对方做着‘语言翻译’,“胡咧咧就是放屁的意思!”

    江流儿:???

    瞧瞧,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

    而孙悟空却是眼神灼灼的看着他,笑嘻嘻道:“快吃!快吃!鹅鹅鹅鹅鹅鹅……”

    鹅你妹啊!

    江流儿脸色泛黑,目光不善的道:“你这是在羞辱你曾经最值得尊重的对手!难道就连这一点点的互敬之心都没有了吗?当真令贫僧失望透顶!”

    “俺呸!”

    孙悟空龇牙咧嘴的从树上跳了下来,愤怒的冲到了江流儿的身边,亮出了锃明瓦亮的爪子,“你也有资格教育俺老孙?还有,俺老孙斗天斗地斗自己,你这只上古苟活下来的臭虫,什么时候成为俺老孙的对手了?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当初是你家哪个爷爷,把你的一只翅膀给薅下来的了?!”

    听到对方这番话之后,江流儿的面色骤然一变。他之所以这么痛恨孙悟空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背后那薄如蝉翼还会隐形的翅膀被这只猴子给扯下来一片,导致他穿梭空间的实力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而他惧怕孙悟空的原因,同样也基于此,无他,实在是这只猴子的实力太过变态了!

    “可……”

    江流儿暗自吞咽了一口唾沫,对方这龇牙咧嘴的模样,当真是有些凶恶。

    于是,无法展现自己的强硬手腕,江流儿立马从善如流的转变了‘外交方针’,他的语气逐渐变的软了下来,“可你让我吃剩下的香蕉皮,这也实在是有点侮辱人了吧……”

    孙悟空的身高并不高,大抵上是在江流儿的胸口位置,但哪怕如此,他的气势也没有丝毫软弱,反而就像是一只刺猬,毛发根根竖起,斜眼冷笑:“就是侮辱你,怎么的,可是不服气?不服气的话就来打我啊!”

    那表情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江流儿的拳头骤然捏紧,最终却又颓然收起,叹息着摇头,带着悲天悯人的神色,“你我之间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你这又是何必呢?”

    孙悟空嗤笑一声,“哟,软啦?”

    我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