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158.培训?
    看着王嫣儿认真的表情,易辰都觉得快尿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怎么这一个个的都跟神经病似的呢……拜托你正常点啊兄……小老妹儿!你这么简单的就投敌的话,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啊!乖,听话,继续维持你那高傲的如同冰山雪莲一样的性格,它就不香嘛!

    对于王嫣儿来说,还就真的不香……

    这女人也真是的, 性格已经不能称之为高傲了,用‘古怪’这个词来形容的话,应当才是对她最完美的诠释,就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啊!别说是易辰搞不懂,就算是此刻正在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这些人, 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看向王嫣儿的眼神之中透出异常怪异的神色。

    王嫣儿却不管那些人的眼神,而是异常认真的看着易辰, 就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只是不管她是如何想的,也不管她到底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反正对于易辰来说,这娘们儿就一点都不正常,自己非常生气。

    辰哥很生气,后果自然就很严重了。

    只见易辰冷笑了一声,目光直视着王嫣儿,双臂撑在桌子上的他,那张脸几乎与王嫣儿靠的很近了,两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周围众人的眼神……顿时就更加怪异了。

    这是要干嘛?先前还是敌人的两个人,这才过了多少时间,就要当着大家的面,开始秀起恩爱了吗?这特么的也太扎心了吧老铁,合着你俩就没把我们当人看是吗?可是,哪怕是牲口, 也是有尊严的啊!岂会甘心被你們秀一脸!不当人,不当人啊!直接来个雷轰死他们算逑!

    而易辰的所作所为,却并非如同那些人所想的那样,是想着搞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而是他确实已经生气了。什么兄弟纳头便拜,什么美女纷纷爱你,这根本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而他在王嫣儿跟来的那一刻,就几乎已经确定了,这女人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思。自己是潮了还是傻了,会让这种人跟在自己身边?若是让她跟着的话,那岂不是就直接进了人家的套里去了?真当自己面如冠玉貌比潘安呢?扯淡么这不是……

    “你若是再不离我远一点,我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王嫣儿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没有谈情说爱的少女罢了,面对着易辰的步步进犯,两团红晕霎时间羞红了脸颊,微微向后仰了仰脑袋,她的眸子清澈而又含上了几分水韵涟漪,一时间让几乎所有正在注视这里的人都忍不住挪开目光。

    好……

    好美……

    一抹嫉妒的情绪出现在他们的心中,那酸酸的感觉,像是被打翻了醋坛子,醋味弥漫在了整个膳堂之中。啊!这恋爱的酸臭味道,透出浓郁的腐烂气息。看不下去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啊!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真的恨不得一把将易辰给扯开,然后自然而然的代替易辰的位置,与王嫣儿来一场跨越时间的爱情。但,联想到易辰那不讲道理的超强实力,某几个蠢蠢欲动的人,顿时就打消了这个危险的念头。在未来发展与美女之间,他们再次回归了理智,并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未来发展。毕竟,身为一个男人,必须要把事业给放到第一位的,有了事业之后,什么样的女人还得不到呢?何苦在这明显已经名花有主的树上吊死?那么做的话,也太过吊丝了啊……

    而正在他们胡思乱想的时候,王嫣儿捋了捋额角的发丝,轻声道:“我不走。”

    易辰都惊了,你这一脸怨妇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喂!咱们之间有那么熟吗?

    想到这里,易辰心中不由得更加气愤了,抬手揪住了对方的衣领,易辰满脸严肃而又一字一顿的问,“你到底想怎么样?别给老子说那些用屁股去想都知道不靠谱的解释,要说就说点有用的。我是真的不相信,你这种高傲的女人,会因为一场战斗的输赢,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或者说,什么打败我之前不会离开的屁话。你若是再敢这么说一句,我就拧断你的脖子。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我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向来说到做到。”

    杀气在膳堂之中萦绕流转,几乎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那几乎凝成实质的杀机,根本就无需考虑,他们相信如果王嫣儿再头铁的话,易辰会毫不迟疑的拧断王嫣儿的脖子。

    而他们现在也是明白了,易辰此子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杀胚,眼中只有敌人与朋友之分,而从来都没有男人与女人的区别。在他的眼里,对待敌人那就要稳准狠,要不受伤的必然是自己。什么?王嫣儿是大唐官府的见习弟子?不存在的,当易辰先前选择与没眼力见的郑天路硬怼的时候,就足以说明,易辰并不是很看重自己的风评如何,甚至就连有可能牵连自己驱离大唐官府这件事情,他都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后果。对待易辰这种人,要么就是与他做没有利害关系的朋友,要么,就只有不死不休这一个选择,再也没有另外的选项。

    这也就是易辰不知道那些人对他性格的定位,若是知道了的话,肯定会大喊冤枉,从而一边打着对方,一边口中说着自己是有多乐善好施、以德服人,“说话要讲良心,你们这些人心都黑了,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呢!错了没!错了没?!”

    众修炼者:“错了错了,改了改了,请你先把砂钵大的拳头挪开,我想咱们之间还能好好说话……”

    “我……”

    王嫣儿紧咬着嘴唇,看着易辰的模样,感受着脖颈处愈发的紧了起来,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于是她只得叹息一声,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从小到大,你是所有同龄人之中,唯一一个击败我的人。在之前的时候,我所选择的剑道为一往无前之道,不能有丝毫迟疑退缩,哪怕是死掉,都不能退。但你却将我打败了,导致我的剑道根基不稳,出现了裂痕。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的话,我的实力再也难以寸进一步。我还如此年轻,还有着大好年华可以变强,变强,变成同时代最强,我又如何甘心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断掉自己的前途?你击败了我,我无话可说,但既然你已经成为了我心中的梦魇,那么我就有必要执剑而行,一路破掉虚妄,从而修复修道之基。”

    “所以,”易辰明白了,只见他冷笑着道:“说了这么多废话,不过是想杀了我,为你的前路扫清障碍是吗?”

    易辰没说‘打败’,而是用了‘杀’这个字,这就说明,哪怕王嫣儿打败了自己,都不能修复道基,唯有杀了自己,让这个世界中再也没有自己存在的痕迹,她才能继续纯净无暇的继续提升剑道,否则就是心魔梦魇,再难寸进。

    恩,‘纯净无暇’这四个字就用的很好,只要自己身上不沾血,那么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还是纯粹的,这种想法就很奇葩,对方也实在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合着整个地……整个三界都围着你转是吗?而且你这修的是什么鬼剑道啊,就特么跟有毛病似的,你搁这儿跟谁俩呢啊!合着自己打败了你,就该死呗?难道你忘了,这场战斗的开端,分明就是你先挑起来的事情啊!

    然而不管易辰是怎么想的,那边的王嫣儿却是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含着虚假的歉意,正想为自己的理由增添几分辩解的理由,然而正在这时候,从膳堂的地方,传来了一道嗤笑声,“我道是怎么了呢,用如此拙劣的理由,来掩盖你技不如人的事实,当真是生错了这么一副好看的皮囊了啊!我说你这个女人,怎的如此蛇蝎心肠?想必就算是邪修,都比你要心善那么一分吧?我劝你趁着现在还入局未深的时候,抓紧的把你那狗屁剑道功法给摒弃了为好。剑乃兵器之皇,什么时候竟然成了歪门邪道的了?”

    如果这话是易辰说的,那么也许还没有多少威慑力,但这话却是曾剑说的,这地位可就不一样了。毕竟再怎么说,曾剑也是大唐官府中的提刑,虽说不是多么高的位置,可在一群大唐官府的见习弟子之间,也足以算得上鹤立鸡群了。王嫣儿在他的眼中,还真算不上什么牛哔的人物,心情不爽了之后,自然是想怎么骂就怎么骂,而如果对方敢多哔哔半个字的话,今后的日子必然就不好过了。只是这样也许还无所谓,但谁知道曾剑会不会直接把她给赶出大唐官府呢?

    若是真的被赶出去的话,那可真就是老寿星上吊,自己个儿嫌命长了。而曾剑的这番话,在此时此刻说出来,已经完全表明了会站在易辰的身旁,这就让易辰感到心里暖暖的,决定今后就稍微让着对方点吧,毕竟对方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孩子啊,自己太过斤斤计较了也像那么回事儿。

    一场闹剧,几乎是凭借曾剑的一己之力将之直接给翻篇了,而王嫣儿确实是没敢多说什么,这就让一群想要看好戏的人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就总感觉空落落的,这颗无处安放的八卦之心啊……

    “还不快滚?”

    ‘滚’这个字放在一个女子的身上,确实是显得没有风度了一些,但对于曾剑亦或是易辰来说,风度算是个什么玩意儿?能当饭吃啊还是能当钱花啊是怎么滴?自己根本就用不上这个词儿啊!

    王嫣儿直接被喷的俏脸苍白,双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并不长的指甲几乎陷入了肉里,深呼吸了几口气,凄然的笑了笑,起身离开的同时,还不忘对曾剑施了个礼,之后这才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此地。总体来说,就做的挺有礼貌的,但越是这种礼貌,就越会让人觉着此女的虚伪以及做作,就总也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爽利。

    “行了别看了,”

    曾剑抬手拍了易辰肩膀一下,说道:“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这个世道上,简直是什么人都有,等习惯了就好了。”

    看着王嫣儿的背影,易辰的表情依旧冷漠如常,只见他微微的摇了摇头,对曾剑传音道:“我总觉得不太对劲,这个女人的行事作风处处都透着诡异之处,要么她就是故意如此,要么她就是有神经病。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她是神经病的话,又怎么会一路畅行无阻的修炼至如今的境界?我劝你还是对国公言明这件事情为好,哪怕调查出来对方没有问题,总也比现在整日里提心吊胆的好。毕竟只有千日做贼的,又哪里会有千日防贼的呢?”

    听闻他此言,曾剑不由得笑了起来,同时嘴巴还不忘记损道:“孩子终于长大了啊,哈哈哈哈!恩,我很欣慰,你终于有了长进,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嘛!你就安安心心的修炼就行,至于其他的事情,国公自然会有定计。”

    说到这里,曾剑又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国公之所以是国公,可不只是因为他的实力高强,我大唐开国年间,实力高强的人犹如过江之鲫,多的都数不过来,可到头来,国公可是只有这么几个人。没点脑子,又怎么能坐到如今的这个位置呢?”

    易辰稍稍一琢磨,发现对方说的也是这么个理儿,既然国公都不着急,那么他又激动的什么?皇帝不急太……啊呸!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管了,反正天塌下来有你们个子高的顶在最上面呢。”

    易辰耸了耸肩,然后又问道:“不过,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长安城?”

    只有去了长安城,才能获得下一步修炼功法,对于这一点,易辰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如今都已经抵达了望北城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想来去长安城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吧?

    然而曾剑却是摇了摇头,“哪有那么简单,你们虽然如今人齐全了,但还需要在国公府训练一个月,等记熟了大唐官府的所有训诫之后,这才能动身前往长安城大唐官府。”

    易辰:“……”

    好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