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163.倒霉的江流儿
    江流儿实在是没想到,有朝一日的自己,竟然也会被迫“有缘”,也实在是没有想到,哪怕他并不想跟着这人回去修行,却同样被迫去了金山寺。没日没夜的听着经文声,昏昏欲绝的几乎随时都能睡着。

    他真的很想说一句, “不!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拥有的生活……”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来他知道了,这个名叫‘法明’的僧人,竟然是金山寺的住持,而金山寺又同时几乎是整个大唐最强大的寺庙,规模也是极大,法明所拥有的权利那简直是大的没边了, 凭借江流儿现在还未恢复实力的情况, 根本就不是法明长老的对手……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跑,但来来回回跑了不下数十次,每一次都被法明长老给堵了回来。甚至有一次他都跑出了十多里地,原本以为自己这下子终于解脱了吧?可还来不及抹把汗,抬头就看见法明正笑呵呵的坐在前方的大树下,眉眼含笑的在看着他。

    江流儿:“???”

    笑笑笑,笑尼玛呢啊你笑!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你到底看上了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法明长老表示:“知错就改的孩子才是好孩子,金山寺随时欢迎这种孩子回家……”

    家……

    江流儿都懵逼了,他什么时候有家了?哪怕是当初还生活在西方灵山的时候,他也从来都没有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话说自己一个上古凶兽,要什么家啊,这不是开玩笑吗!

    然而无论江流儿再怎么反抗,法明长老都不为所动,反而整天都在他耳旁碎碎念着大道理,给他讲述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江流儿都呵呵了,这些东西, 自己比他还要懂!

    可让江流儿无语的事情发生了,懂归懂,可当真正的‘言语交锋’之后,他才愕然发现,自己懂白搭啊,仍然说不过对方啊!对方的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之下,也许前一百句所说的话,直到第一百零一句的时候就能给圆回来了!这……

    江流儿就表示很难受,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过,他还能干啥?唯一的一条路,恐怕就是‘以死谢罪’了吧?

    但说来说去,他又不想这么做,没有别的原因,实在是他死了之后,重新凝聚起来的化身,根本就没办法定点投放,下一次再重新出现的时候,还不知道又去了什么犄角旮旯的地方,万一实力还是无法恢复的话,再被哪个不长眼的邪修给抓了去怎么办?

    他还是要脸的,可不想就这么白白便宜了那些狗东西啊。虽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万一到时候找不到那些邪修了怎么办?这还不得恶心自己几百年啊!

    于是,江流儿就住在了金山寺之中,忍受着法明长老的唠叨,心里都不知道多少次发誓,只要自己实力恢复了,就把这个混账老僧人给宰了,然后把金山寺给拆了,用来平息自己的怒火。

    然后,正在发狠的江流儿,就听到了敲门声。江流儿都愣了,这敲门的行为看似很有礼貌,但你这种行为却是非常没有礼貌的啊!

    还能不能行了啊!我刚刚休息一会儿,你这后脚就跟过来了,拜托你给我一点私人空间行吗?!

    “没人!”

    “当当当……”

    “说了没人没人没人!你还敲个屁啊!”

    “当当当……”

    “我特么!”

    身为西方教之人,江流儿强忍住了后面想要爆出来的粗口,从床榻上翻身而起,猛地拉开了门,外面果然站着法明长老。对方那张苍老的脸,在江流儿的面前晃啊晃的,仍旧带着异常慈祥的微笑,温声道:“徒儿,去跟为师修心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就成了这人的徒儿了?你过分了啊老铁!知不知道要是按照正儿八经的辈分儿来算的话,你只能算是我的徒子徒孙……不,就连徒子徒孙都算不上啊!

    可鉴于他的身份比较隐秘,这句话还确实说不出来,就只能一个人搁这里生闷气,心情异常的不爽。老东西,你把路走窄了你知道吗?

    “不去!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占我便宜,还想当我师父,你怕是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吧?”

    “无量圣人,正因为贫僧知晓你的身份,所以才想要让你走上正途啊!”

    “啥玩意儿?”

    江流儿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你知道我是谁?!”

    “自是知晓的。”

    法明长老颔首道:“冬季已经来了,所有的蝉,都已经开始冬眠,但其中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你说我说的对是不对?”

    我次奥!

    江流儿‘蹬蹬蹬’的向后退了好几步,面色有些苍白,自己刚才是想的什么来着?身份比较隐秘?隐秘个狗蛋啊隐秘!怎么随随便便的来个人,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呢?

    “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流儿觉得自己必须要弄清楚这个问题,要不然的话他绝壁会睡不踏实,生怕被人从什么地方给阴了。

    “无量圣尊,天机不可泄露。”

    这特么还给自己整上词儿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与易辰结识之后,修身养性了几百年的江流儿,骂人的次数就愈发的多了起来,仿佛远古凶兽的血脉渐渐苏醒了,张口闭口的就想要忍不住骂人。

    “你跟接引有关系?或者是准提?你跟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不对啊,如果真的与他们有关系的话,我必然能从你的气息中感受到熟悉的气息,而且我肯定能认出你来,但我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无量圣人,你自然发现不了。”

    法明长老摇了摇头,随即淡笑道:“徒儿莫要再猜测了,哪怕头发全掉光了,也是猜不出来的,因为贫僧本身就不是那个时代的人。至于其他的事情,现在知道的太多,对你也并非是什么好事情啊!”

    江流儿:“???”

    这句话怎么听着似曾相识的感觉呢?哦想起来了,当时与易辰相遇之后,自己好像就说过许多类似的这种话。现在这老僧人直接就给自己来了个背刺,翻版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

    不行!不能再这样了!我要离开,我必须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要不然的话,怕是被卖了都还在帮着人家数钱呢啊!

    想到这里,江流儿转身就跑,然而刚刚跑出去没两步,就被法明长老给拦住了,“无量圣人,徒儿莫要玩闹,为师已经快忍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担心一个失手就打坏了你啊。”

    “打坏了我?你怕是做梦!”

    堂堂金蝉子,十里八乡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如今被这么一个晚辈后生给威胁了,他就吃不了这个气儿啊!

    “你知道我是谁,还敢如此戏谑于我,难道不怕我将来找你报复回来吗?!”

    “徒儿你确实是着相了,为师既然选择做这些事情,就未曾想过,会被你报复的事情。对于这件事情,也是不担心的。”

    “好好好!一个两个的都来欺负我,等我下次再来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江流儿说着就要自尽,然而他的手掌还没有落下,就听法明长老施施然的道:“如果你此次不冲破孙悟空的术法约束,那么哪怕你现在自杀,等你凝聚真身之后,也依然是现在的这副模样,并且,你的分身实力再也无法寸进。”

    江流儿的动作停下来了,他的眼神之中明灭不定,对方的这番话,直接就戳进了他的心窝子里。而且,貌似说的还非常有道理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就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办法,想要尽快的提升实力,哪怕身体变成了十来岁的毛孩子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实力能回来就行。然而哪怕是这种想法,都没有办法完成。

    原本江流儿其实是想过要自杀的,但思来想去都没有下定决心,因为他也同样担心,重新凝聚分身后的他,会遭遇同样的状况。到了那时,哪怕是再自尽,都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你可以帮我?”

    江流儿的表情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无量圣人,为师自然可以,但前提是,你要拜我为师。”

    法明长老的一番话,几乎把江流儿给逼上了绝路,他看着自己的手掌,几次想要拍下去,却始终都下定不了决心。而就在这时候,法明长老的一番话,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再也无法翻身,“你若是依旧执意要去自杀的话,贫僧绝对不会阻拦。一念之间,天差地远,你大可以赌一下自己的命运,在死了之后,会不会像是我说的那样。”

    说着,方明长老非常潇洒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江流儿简直恨得牙痒痒的慌。对方那表情似乎是吃定了自己,仿佛在说:“就喜欢看你这种明明很想干掉我,却偏偏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流儿颓然的放下了手臂,浑身的力气仿佛都抽光了,“徒儿拜见师父。”

    法明长老抚须而笑,“乖。”

    江流儿额角青筋跳了跳,很想说一句,“你特么是不是想死?!”

    但忍了好几手,这才堪堪咽下了心中的那口恶气。脸上强自挤出来一丝笑容,“师父说的是,徒儿……一直都很乖!”

    他把‘乖’这个字咬的极重,任谁听来,都像是在宣泄什么一样。但法明长老却像是个耳背的老大爷一样,仍旧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颔首道:“以前并非如此,但为师希望你在今后能够如同你所说的那样,一直乖下去。”

    江流儿:“???”

    次奥!这还没完了是吧?!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遇见了你这个命中注定的煞星呢!

    只不过哪怕是再不情愿,江流儿对此也只能咬牙忍受,期待着自己恢复正常的那一刻。

    于是……

    就在这种情况下,江流儿开始了追随法明长老修炼的全新人生。

    不过现在的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在并不久远的将来,来到长安的易辰,就要与他相见了。到了那时候,江流儿必然会因为自己的遭遇而当场社会性死亡。

    因为,到了那时,他就真的打不过易辰了。而且还不能挑唆事情了,万一被易辰给按在地上锤爆了,重新凝聚的分身跟法明长老所说的一样,实力再也无法寸进的话,那究竟该会怎么样?他的小号到时候就废了呀!

    ……

    “好了,咱们今夜就在这里宿营吧。”

    保护易辰一行人的修炼者,那都是修炼界的好手,因此哪怕是带着这么多人,都是显得游刃有余,一点都不显得凌乱。

    丝毫不知道江流儿正在进行何种地狱难度的升级,若是知道了的话,易辰怕是做梦都能笑出声来。此时的易辰正跟其他人一起安营扎寨,同时对着身旁帮忙的叶十三说道:“之前的时候,一听到要露宿荒郊野岭,没来由的就心中紧张。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放松的情况,太难得了。”

    回想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易辰都觉得那简直是太难了,几乎什么倒霉事情都让自己给遇见了,也就是自己命大,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在哪里就与世长辞了呢!

    “是啊,这么多修炼者聚在一起,普通寻常的屑小之辈也不敢来轻易招惹吧?谁这时候敢来的话,这不是给咱们送菜吗……”

    叶十三笑着回了一句,浑身上下都说不出的放松。这些人这一路走来,都特么跟郊游似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危险发生,整天里除了赶路就是吃饭,再不就是修炼。就这么短短的几天过去,叶十三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给养的胖了一大圈。

    “该减肥了啊,要不然就不帅气了!”

    叶十三在心中如此想着,不断地为自己加油。然而当喷香的大锅饭,外加烧烤的外酥里嫩的野味儿摆上来的时候,他就再也忍不住贪婪的食欲,大口的吃了起来。

    什么?减肥?!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能够拒绝这种送上嘴来的山珍海味儿吧?!如果你能抵抗的住这种香气,那么我敬你是条汉子!那么就请你圆润的离开,不要耽误我吃饭好不好?

    艾玛这是真的香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