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171.这是个高手!
    时间过的飞快,原本计划里三天的时间就能抵达长安城,却硬生生的走了七天,易辰算是彻底体会到了这个世界里的大雪是什么样子的。那简直就像是天崩地裂一样,天地之间一片白雪皑皑,入目所见,尽被白色所覆盖。

    而当他站在长安城的城门前, 抬头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城墙,以及那足有几十丈高的巨大城门后,他确实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到了。

    旌旗在北风的吹拂下呼啸招展,守城士兵之中,气息最弱的都有凡谷境四五层的修为,城门处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的行商以及行人们络绎不绝, 却罕见的非常有素质, 每一个人都在排队进出,哪怕是有几个偷奸耍滑的想要插队,但在见到守城士兵们的威武模样后,也不敢有任何的造次。

    “这里就是长安城吗……”

    易辰喃喃自语着,眼中流露出些许的难以置信,原来长安城真的如同那些人所说的一样,竟是如此巨大。而对比蓝星上的长安城,简直是云泥之别,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许多人都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这里瞅瞅那里看看,好奇的打量着这座恢弘的雄城。窃窃私语的声音从队伍中流转着,几乎每个人都被震慑住了。

    “辰哥儿,今后我们就要在长安城生活了。”

    叶十三的眼中满是憧憬,似乎在想着什么似的,但易辰却非常冷静的看了他一眼,沉吟道:“我们也只是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到时候还是要被分散到天南海北的。”

    叶十三闻言一愣,砸吧砸吧嘴, 道:“说的也是。唉, 你说咱们要是一直住在这里该有多好啊!那小日子过的肯定是异常舒爽……”

    易辰头一次发现,这货可能是有点妄想症的预兆,怎么想的这些事情没有一个靠谱的……

    排队的时候,易辰还发现了,队伍之中竟然还有许多野修的存在。而那些普通人对于这些长的奇形怪状的野修们,也并没有流露出奇怪或是惧怕的情绪。至于那些守城的士兵们,就更是如此了,在他们眼中,野修有什么了不起的,敢在长安城闹事的话,照样可以把你给提溜起来一顿毒打。

    所以,想要在长安城生活的话,你可以没有实力,也可以实力滔天,但无论是白猫还是黑猫,只有听话的才是好猫。

    什么?

    你觉得你又行了,不想听话?

    可以的,大唐是一个宽松的国家,每个人都有选择各自生活的权利,这没毛病的,顶多就是脑袋被挂在菜市口罢了,碗大的疤,多大点事儿啊!

    漫长的排队之后,终于轮到了易辰他们一行人,负责检验身份的士兵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你们是大唐官府的见习弟子?”

    “对,因为大雪封路,所以晚到了几天。”

    易辰没有说话,而是叶十三抢先应答,可以看出来,叶十三的兴奋劲头还没有消退,他的眼睛之中都像是带着光一样。

    对于此,那士兵显然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几乎每个第一次来长安城的人,大差不差的都是这副姿态,于是他笑着冲这伙人点了点头,“大唐官府的人都是好样的!”

    非常顺利的进了城,易辰也看到了那条足以让一百架马车并排行驶的主路,地板全部都由上好的青砖铺就,平整而又光洁,令人赏心悦目。

    大唐官府的位置自然不会在这里,经过专人的引导,众人一边观看着大唐官府的繁华盛景,一边穿过了足足十几个坊之后,这才终于来到了大唐官府坊。

    是的,长安一千零八坊,大唐官府独占一坊!

    坊内有山有湖,有平原有草地,房屋坐落有序,气势恢宏无比,那面积简直可以堪比一座小型城市!

    “欢迎你们的到来。”

    坊门外,一名弟子微笑着走上前来,对众人拱手抱拳,“我是你们的师兄洪永文,有了你们的加入,我们大唐官府的实力必然更上一层楼。”

    洪永文这么一说,易辰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有许多人的脸上挂起了兴奋的笑容,而易辰却知道,人家这也不过是场面话罢了。自己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修为深浅,一个看守大门的弟子实力都如此强横,人家能有多欢迎你们这些小菜鸡啊……顶多也就是又迎来了一茬新的韭菜罢了。

    “诸位师弟师妹们旅途劳顿,先办理登记后,就随我去休息吧。”

    洪永文仍旧挂着温文尔雅的微笑,但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却总是透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感觉,易辰不由得在心中叹息,人家这是还没有接受他们这些人啊。

    果然,哪怕是在大唐官府之中,都是用眼皮子看人的,你没有实力作为支撑的话,人家根本就瞧不起你。

    “多谢师兄,师兄你好帅啊……”

    说这话的是虚假的张大三,那一副眼睛直冒小星星的样子,让虚假的胡薇不由得黑下脸来。咱们之间都这种关系了,你当着我的面,去说别人长得帅,你是当我不存在吗?!

    而洪永文闻言却是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张大三那满是崇拜以及爱慕的表情,让他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停地冒出来凉气。

    这就比较过分啊……

    你难道不是个男的吗?这么对我说话,你爹娘不会打断你的腿吗?这直接就给自己整的不会了啊……

    “你可别丢人了。”

    就在气氛向着不可言说的方向发展的时候,虚假的胡薇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把虚假的张大三给拉扯了回来,黑着脸道:“别忘记了你的身份!”

    虚假的张大三委屈巴巴的‘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反正看他的表情,应该是没有听进去的……

    还别说,洪永文的长相确实是可以称得上帅气了,再加上他那隐而不露的气息,将他衬托的气质非凡,一举一动之间都透着一股子文雅的感觉。单论气质这方面,易辰觉得他与对方完全可以称得上卧龙凤……啊呸!南易辰北永文。

    就把气质这块给拿捏的死死的。

    “这位……师弟?当真是个妙人,呵呵呵……”

    一番虚假的干笑,把尴尬的气氛给化解无形,洪永文赶紧的转移话题,“行了,大家一个接一个的排队吧,我们需要给你们登记信息了。”

    那些弟子们一个两个的看着洪永文与虚假的张大三,尽皆憋着笑。而且看来洪永文在大唐官府中的地位挺高的,因而那些人努力的憋着笑,却没有人敢于在这个时候去戏弄他的。

    当轮到易辰的时候,洪永文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易辰,问道:“你就是易辰?”

    易辰有点发懵,但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对,我就是。”

    这是怎么个情况?难道自己的帅气已经传入了长安城中?让洪永文发现了自己对他的威胁,因而特意关注了自己?这可怎么好意思呢……

    当然,这番念想也不过是易辰随便想想而已,还不等他开口询问,就见洪永文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而这时候,大唐官府的其他弟子也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易辰。

    易辰:“???”

    你们这是想干哈啊,搁这儿看耍猴儿呢?!

    “哦哦!易辰终于来了吗?”

    “这个未来的小师弟牛哔啊!听说还没加入大唐官府的时候,就办了不少大事儿!”

    “对啊,而且人家的实力也不错啊,凡谷境巅峰啊,啧啧,回想我那时候刚刚加入大唐官府,也不过是凡谷境八层的实力吧?简直是恐怖如斯!”

    听到那些人的窃窃私语,易辰觉得自己更懵了,咋的,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合着自己真就这么有名了?

    这种场景,肯定是曾剑那货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啊……

    这就让原本想要低调的易辰,感受到了几分压力,唉!你们太过热情,我可是吃不消啊……

    不管易辰到底吃得消还是吃不消,洪永文这时候站了起来,对大唐官府的其他弟子说道:“你们先带着这些师弟师妹们进行登记,我带着易辰去找卢国公。”

    啥玩意儿?

    带我去见卢国公?

    易辰可是知道,这个所谓的卢国公,可不就是三板斧程咬金吗?就要见到传说中的人物了,饶是易辰的心态,都变得有些不那么平静了。

    我滴个乖乖,程咬金找自己干嘛啊?应当不可能是让他上交火焰枪的枪尖的吧?要是对方真的想要的话,哪里会做的这么繁琐?早就派人去找自己抢夺了。

    那么他找自己,到底为了啥?

    易辰可不觉得自己的所谓‘威名’,已经传入了程咬金的耳朵中,可他无论怎么去询问洪永文,对方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只说到了地方就知道了,“国公碰巧这几日正在府内,快快随我前去吧,这可是国公当初就已经交代过的。你也不用担心,咱们的国公非常护短,不会做对弟子不利的事情的。”

    易辰:“……”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担心啊……

    易辰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方面的特质吸引了这尊大神的关注,而且先是有翼国公,随后又有卢国公,这可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物。而且在易辰看来,在如今的大唐之中,秦琼秦叔宝,与程咬金这两个人,绝对是大唐脊梁上最硬的那块骨头之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易辰感叹着这大唐官府也特么的太大了的时候,两人终于在一座……恩,怎么说呢,这处占地广袤的院子,除了面积大了一些之外,完全称不上气势恢宏。

    院子里有几间简单的砖瓦房,也没有雕梁画柱,而是平凡的像是寻常农家一样,周围种满了菜……

    种菜可还行?

    易辰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讷讷的问,“国公,在这里?”

    “那是当然!”

    不是,易辰都纳了闷了,你这满脸的与有荣焉是怎么一回事?你不对劲!

    “咱们国公平日里最烦居住在深宫大院的宫殿里,觉得一丁点儿的人气儿都没有,于是就另外起了一处院子,就想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种上一些蔬菜瓜果,不去想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这人啊,一旦没有了那些龌龊事情,从心态上来说,可不就变的年轻舒爽了吗?”

    易辰眨巴眨巴眼,心想这程咬金,果然是个妙人啊!金钱与权利谁不喜欢?能拒绝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然而程咬金就拒绝了,就喜欢过这种清闲日子。用洪永文的话来说,那就是,“若非陛下死活不允许的话,咱们大唐官府早就被国公给丢到一边了,他恨不得无事一身轻呢……”

    “你个小兔崽子,就知道从背后败坏老子的名声!”

    两人正说着,就听见从屋子里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而伴随着声音的落下,一道魁梧彪悍光着膀子的大汉走了出来,那脸上的胡子根根倒立,就特么跟钢针一样,易辰琢磨着这都能当暗器使用了吧……

    “见过国公,弟子哪里敢败坏国公威名,这是宣扬国公不爱钱财与权利的赤诚之心呢。”

    洪永文嘻嘻笑着,虽然说的话总感觉吊儿郎当的,但此时再听来,却能够感受到对方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敬仰与孺慕之情。

    这才是洪永文正常的性格,在外面的时候,确实如同易辰所想的那样,他根本就没瞧上那些所谓的师弟师妹们。

    当然,想要让他认可也很简单,当你有了实力之后,所有的一切,自然就迎刃而解了。没见洪永文在与易辰交流的时候,都是师兄弟之间的平等对话吗,也没见对方给易辰甩脸子啊。

    这就是实力所带来的好处,简直是妙用无穷。

    “滚蛋!”

    程咬金瞪了他一眼,咧咧道:“老子说了多少遍了,要叫师父,叫师父!以后再特娘的喊我国公,老子把你吊在房梁上抽死你丫的!”

    “是是是,知道了师父。”

    洪永文尬笑着缩了缩脖子,他是真怕自己的这个师父,或者说,他们大唐官府里的人,就没人不怕师父的。在他们的心中,师父就是永远滴神!

    “你就是易辰?”

    程咬金也没有让洪永文退避,而是转头看向了易辰,目光注视之下,易辰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猛虎盯着,隐隐的威压传来,让他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这是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