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188.为什么是我?
    连阴山脉不是你想去,想去就能去。如今已经身为大唐官府的弟子,易辰在出行之前,必然是先要报备的。这并不是他害怕大唐官府会怪罪他什么的,而是出于最起码的尊重……

    恩,说实话,易辰还是非常尊重人家的, 毕竟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特么不用给钱,像是这种长期饭票……不,像是这种福利待遇如此好的地方,打着灯笼都难找。

    程咬金因为已经赶去皇宫还没有回来的缘故,因此易辰只是向程咬金的妻子岳欣提出了申请,而结果也没有丝毫意外的,对方根本都没有多问什么, 就直接答应了易辰的请求。

    如今的易辰, 已经不是那个默默无名的人了,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关注着。而且这次的出行,是有着碧霄在一旁帮忙背书的,岳欣于情于理都没有阻止的理由。只是在易辰离开之前,温言安慰道:“此次出行,一定要注意安全,遇到事情不要头铁,一切都有大唐官府做你最坚硬的后盾。”

    易辰闻言心中微暖,点头道:“师母,我知道了。我离开的这段日子,你与师父也保重身体。今次有碧霄与我同行,安全方面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你放心就是。”

    拜别了岳欣,易辰与碧霄碰面后,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大唐官府,哪怕有限的有几人知晓其中内情, 却也只是在固定的圈子里传播,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搞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怎么了?舍不得离开这里?”

    见易辰有些沉默,碧霄不由得轻笑一声,语带双关的问出声。

    “你怎么这么八卦?”

    易辰闻言翻了个白眼,开口道:“我孑然一身,四海为家,又怎么会为了这短暂的分别而伤感?不过就是前路迷茫,有些不知所措罢了。”

    “你的前路并不迷茫,之所以不知道该干什么,只不过是因为你如今的实力太过弱小。若是等你有朝一日恢复了全部修为,那么你就会发现,其实现在一知半解的时候还挺好的。不说无忧无虑,却也没有多少的烦心事。”

    “你这是在安慰我?”

    易辰有些惊讶的瞥了对方一眼,他实在是不相信,按照对方一直以来的性格去看的话,她会有这么好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碧霄沉默半晌,然后微微一笑,开口道:“这并不是安慰,而是对你言说之后会发生的事情,现在的你就要开始做好准备了。因为那些敌人, 并不一定会给你成长的时间。若是他们回归的话,必然会优先将你清除。到时候你若是没有实力的话,莫说是拯救三界,就算是保护自己,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易辰就疑惑了,问出了这段时间以来,他最为困惑不解的一道问题,“所以,为什么是我?”

    是啊,为什么是他呢,为什么不是别人呢?难道就因为他是哪吒转世?可要知道的是,转世之仙神何其多,比他强横之人也不胜枚举,那为什么从开始到现在,就确定了是他呢?

    这件事情,在他的梦境之中根本就没有体现。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些时日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入梦’了,而且有很长时间,没有得到新的线索了。这就让他有些纠结,确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就是信息差的缘故了,若是易辰知道金山寺中发生的事情,知道江流儿被法明长老所安排要做的事情,那么他就不会迷茫了,而是直接猜出来,今后怕是要经历一场西游劫难。

    这个西游劫难并非是他经历,而是他必然会参与进这个历史进程之中,从而一飞冲天,亦或是身死道消。

    但可惜的是,他现在并不知道这一切,而且也不知道过多久,才会知道这一切。

    也许是等他去了金山寺之后,又或许是直到西游开启,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其中的端倪,这一切都是未知的,具体会发展到哪一步,这又有谁知道呢?

    话回正题,易辰与碧霄聊着天,倒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也没有抖机灵似的弄些幺蛾子,而碧霄同样如此,牵扯到今后的话题,无疑是非常沉重的,饶是他们两人都是心大之人,也是没有丝毫闲情逸致去胡诌八扯。

    因为他们知道,上一次所发生的战争,看似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实际上却是他们东方仙界输了,输的彻底,输的无话可说。如今好不容易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若是再输了的话,他们所有人都怕是没有明天可言了。

    ……

    连阴山脉东侧,杨啸天嘚啵嘚,嘚啵嘚的跟在杨婵的身侧,许多时日过去,他的身形越来越挺拔,而他的脸上,也找不到丝毫有关于‘狗头’的影子了。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没有那些奇形怪状的长相,说实话,他这面相长的还挺帅的,就是那脸型有些长,显得有些鞋拔子脸,但总归来说,还是瑕不掩瑜吧。

    “主人,咱们要去哪里啊?”

    关于这个问题,杨啸天已经问了不知道有多少次,少说也得有几百次了吧,可杨婵却始终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杨啸天却也是头铁的很,你不说,那我就继续问呗,反正也少不了一块肉你说是不是?

    如今眼见着都快到了连阴山脉了,再往前走,就又要钻进深山老林之中了,他就又忍不住那张嘴了,开口再次问道:“您就告诉我吧,要不然我这心里着实是没底啊……”

    原本以为杨婵会依然沉默着不说话,但今次问出来之后,却没想到杨婵停下了脚步,沉吟略许,摇头道:“去寻一件法宝。”

    “法宝?”

    杨啸天接着话问道:“可是主人你先前所使用的法宝?”

    ‘先前’这两个字,所指的自然是杨婵还是仙神的时候,那个时候仙神未曾隐匿,那个时候他们逍遥自在,整日里除了论道之外,就是饮酒,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潇洒。可好景不长……好景还算是挺长的,但再长的好景,也抵不过如此糟践啊,时间如流水,岁月如梭,等到西方教发难的时候,却并没有几个人做好准备,匆忙应战之下,直接就败的一败涂地了。

    杨婵回忆过往,尤其是在想到某个少年的时候,嘴角忍不住上翘,随即又是撇了撇嘴,摇头道:“并非是我的,而是另外一位……故人的。”

    谷捗

    “哦,”

    杨啸天装作很懂的样子,点了点头,直接来了一波无脑夸赞,“既然是主人的故人,那实力必然滔天,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听到这话之后,杨婵先是笑了笑,然后又生气的皱了皱眉,哼道:“哪里是什么实力滔天之辈,不过就是个只懂得欺负女人的坏胚罢了。”

    杨啸天:“喵喵喵?”

    主人的这副表情怎么看都不正常啊!明明嘴上说着对方坏,可那忍不住的笑意,虽然只是一晃即逝,却让他给成功的捕捉到了。

    难道那人是主人一直暗恋的人?

    杨啸天下意识的就想到了易辰的样貌,又回忆起了当初易辰与杨婵之间并不正常的相处时光,顿时心里一个激灵,暗道:“不会真的是那个王八犊子吧?若是真的是他的话,那主人这不是瞎了狗……瞎了眼了吗?”

    不可能,不能够,绝对不会!主人是绝对不会喜欢对方的,想那易辰小子何德何能啊,怎么会获得杨婵的芳心的。

    “你在想什么?”

    杨婵微微瞥了杨啸天一眼,那目光之中饱含深意。在这目光的注视之下,杨啸天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连忙摆手道:“没没没,没什么!不知主人所说的那个法宝是在什么地方?时间紧迫,咱们还是快些赶路吧……”

    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将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啊,说出来先别管是不是正确,反正一顿胖揍是逃不了的,他干嘛因为一时口快,而做出这种脑残事情?

    而杨婵似乎是猜测到了他心中所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开口道:“别耍你那些小心思,老老实实的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杨啸天连忙挺胸收腹,保证道:“是!谨遵您的教诲!”

    他所修炼的功法为《天狗啸日》残篇,因为是残篇的缘故,而且得来的途径并不靠谱,其中的内容已经多有破损,因此修炼之后,他的身形越来越向着‘狗’这种生物靠拢了,当他通过无数种方式,都无法恢复那俊朗的外形的时候,他已经放弃了。但有句话说的好,‘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黯淡无光的时候,天道为他关闭了房门,却给他把房顶给直接掀开了。

    光明重新回到他的身上,因为他遇到了杨婵!

    杨婵对于《天狗啸日》这个功法非常的熟悉,而且她所知道的功法,并非是那种稀奇古怪的残篇,而是正儿八经的完整功法!这就让杨啸天非常惊喜……不,当初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那已经算不上是惊喜了,而是应该称之为惊吓!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得有多大的背景,才能如此豪气的将完整篇的功法甩到他的脸上,连个禁制都不带下的,就特么跟随手丢了一件垃圾一样。

    而直到前段时间,他才终于确认了,自己所跟随的这个人,确实是仙神转世……不,不是转世,而是本身就是仙神!

    这是从上古年间一直存活到现在的老古董啊!就跟老冰棍一样的稀奇!

    自从那时候开始,杨啸天就在自己的心里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这个主人,我杨啸天是跟定了!就算是老天爷爷来了,也不能让我离开!”

    就是鉴于这种心态,杨啸天一路以来,用心表现着自己,尽心尽力的伺候着杨婵,就期待着对方能够在可能的时候,再像是丢垃圾一样的往自己这里丢来一些功法啊、术法啊之类的小东西,先不说那些功法法术他能不能用得上,反正到了自己手里,就永远都不吃亏就是了!

    “如果我要是仙神转世就好了……”

    想到这里,杨啸天忍不住喃喃自语着,这话被杨婵给听了去,只见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问道:“仙神转世,又有什么好的?有多大的能力,就要相应的肩负多大的责任,到了那时候,哪怕是长生久远,也未尝会有普通人活的轻松自在,逍遥快活。”

    “您说的倒是这么个理儿,但我这不是还没有体验过身为仙神的乐趣吗,正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也许就是我们普通人的天性吧……”

    面对着杨啸天的幻想,杨婵忍不住道:“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个人吧,哪怕是成为了仙神,万一再有个混账东西,整天惦记着你的肉怎么办?夹着尾巴做人吗?”

    杨啸天奇怪的反问道:“那么找个机会杀了那人不就行了?谁敢惦记着我的肉?再说了,大家都是仙神,不要面子的吗,自己又不是没有,干嘛惦记着别人的。”

    杨婵终于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再想想,万一你不是人形呢?”

    杨啸天不以为意的道:“不是人形,还能是……恩?!”

    话说到这里,整个的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杨啸天想起了,他在遇见杨婵之前,所修炼的那个残缺功法,如果任由他修炼下去的话,怕是真的会在有朝一日,变成一只狗哦……

    杨啸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略微颤抖的语气喃喃自语着,“不……不太可能吧?不能够……吧?”

    而且杨啸天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杨婵应该是知道些什么事情。这话里话外的,都透着一股子别的味道,仿佛他真的不是人似的……

    杨婵这次却是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踏步而行,摇头道:“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的开心就好了。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等见到了你命中注定的那人,所有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再也不会有丝毫疑惑。”

    她这么一说,杨啸天顿时就不说话了,可他眼神之中却依然流露着些微的小惶恐,心道:“好家伙,您这一说,我心里就更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