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大唐开始的寻仙志异 > 215.过河拆桥
    “咳咳!签名不签名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既然有这个为百姓做奉献的心意,那么我自然也不能亏待了你。这样吧,稍后给你签名之后,你有时间的话就在大唐官府挂个名吧,咱们大唐官府需要的就是你这种人才!”

    程咬金这话说的就一点都不内敛,颇有种老暴君的架势, 他这话刚说完,杨啸天脸上狂喜的表情才刚刚浮现,就见杨婵与碧霄联袂而至,杨婵闻言就颇为无语,看着程咬金道:“您这就开始挖墙脚了?若是我兄长知晓了的话,必然不会答应的。”

    杨啸天:“???”

    所以你兄长到底是谁啊姐姐……到现在都不告诉我吗?整的我都有点不知所措了啊……

    而碧霄此时却是想的其他问题, 只见她疑惑的先是看了看程咬金,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杨婵,迟疑道:“就总觉得你们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 说吧,到底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连面对你师叔的时候都要保密吗?”

    杨婵有些迟疑的看向了碧霄,有些欲言又止,她本身就不是那种可以面无表情撒谎的人,如今面对碧霄的时候,还要保持神秘,就有些拿捏不住了。而还好的是,程咬金给了她一个台阶下,直接接过了话头,大手一挥说道:“行了行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呢,反正你知道或是不知道,都对你影响不大,若是知道了的话,也许还会平添烦恼,万一你若是因此而爱上了我的话,我这边可是有家有室的,对大家都不好。而且我这人还不太怎么懂得去拒绝别人, 所以大家一直都保持沉默,彼此相安无事的,难道这样就不好吗?”

    杨婵:“……”

    碧霄:“???”

    “你是不是皮痒了?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如今你又与我如此说话,我便能确定,你在仙界之中的地位,必然是与我不相上下的,你可承认?”

    程咬金闻言冷笑两声,回答道:“我有什么可承认的?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呢?”

    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那混不吝的样子,让碧霄忍不住恨得牙根儿都痒痒了起来,可她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按照程咬金的实力来说,根本就不会怕她啊,虽说他整天说着怕怕怕, 但每次真遇见了事情的话,他还真的根本就不怕自己, 这就比较蛋疼了,让碧霄感受到了深深地忧伤,这队伍壮大了,人心也就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啊……

    三人互相说着话,里面最没有存在感的,就独属于杨啸天了。虽然这个话题是他给引起来的,但当诸位大佬到场之后,就没有他这个小喽啰的价值了,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就让他在这里站着也不是,离开也不是,反正就缩在一边,嘴角挂着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杨啸天他自己也有点懵逼啊!原本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跟易辰一个样,都是一个级别的人物呢,但没想到在这里的时候,他才真正的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其实易辰的级别跟他相比起来,人家可是牛哔多了,简直是小母牛坐火箭的感觉,虽然杨啸天并不知道啥叫‘火箭’,但这并不重要,反正就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只要这样也就足够了。而到了现在之后,杨啸天其实也渐渐熄灭了要跟易辰一决高下的想法了,否则的话,简直就是自讨苦吃的一件事情。自己到底是得有多睿智,才能继续跟人家天命之子相提并论啊!他们之间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正在杨啸天的心理活动愈发激烈的时候,此时的易辰却是已经洗完了澡,浑身香喷喷的走了出来,而就在这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尤其是看那杨啸天的眼神,竟然隐隐的带上了几分感激的神色,这就让易辰感到非常的不自在了,暗道自己这是在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让杨啸天变成了这副模样,简直就跟遇见了救星一样。当然,他的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他的嘴上却并不这么说,而是非常不正经的冲着杨啸天耸了耸肩,开口问道:“我知道我长得很帅,你平时也暗暗的嫉妒我,但你可不要太过分,收起你那贪婪的眼神吧。”

    他这么一说话,杨啸天那刚刚升起来的感激之情,顿时就付之东流,整个人都变的不怎么好了,美好的气氛直接就被破坏了啊!这人简直了,怎么就这么令人讨厌甚至厌恶呢?杨啸天在心里想着,同时嘴巴也没有个把门的,大声的质问道:“谁特么认为你帅了啊,请你自己个儿照照镜子好吗,你这么丑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竟然生出这种想法来的啊?这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哔数了啊!说话注意一点好吗?!”

    他俩人之间,简直就是没办法和平相处的典型,反正刚刚凑在一起就要打一架,不打架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的那种。而早已猜测出杨啸天身份的易辰,此时却是维持着以往的傲慢,略微抬起了脑袋,斜视着对方,表现出一副非常高傲的样子,大声道:“你还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这话一出,直接就把杨啸天给拿捏住了,没办法啊,他对于自己的身份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好奇的,那简直都已经不能用‘求知欲’来解释了,而是应该称之为‘毕生的梦想’……你说说,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竟是连自己的前世今生都懵懵懂懂的,那与蝼蚁何意?简直不能忍好嘛?!

    “我只要不跟你顶嘴了,你就告诉我我的身份吗?”杨啸天对此表示非常的狐疑,但易辰所说的话,又确实是让他的好奇心升腾起来,就只能按捺住性子,去询问易辰了,这简直是心甘情愿的自降身份,但他却别无办法。然而,不能说易辰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吧,但这货确实在有的时候就挺欠打的,哪怕杨啸天都这么卑微的寻求真相了,但他却依然不准备说,就这么吊着对方的胃口,“恩,让我考虑考虑,这件事情确实是牵扯重大,一般情况下是真的不能说出来的,否则的话也许会有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因为你的身份牵连甚广,我们必须要郑重、严肃的商讨对待。”

    “嗤!”程咬金不屑的嗤笑一声,随即伸出大手,一巴掌拍在了易辰的脑瓜子上,直接打的他一个踉跄,笑道:“有特么的什么责任重大啊,他的前身不就是二郎大侄子座下的一条狗吗,隔三差五的就去广寒宫,把人家月亮给吃上一小半,人家刚修好,他就给人家吃了,人家再次修好,他就继续吃的倒霉狗吗!哮天犬就是他啊,就是个宠物狗,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之后,就变味儿了呢?你整天因为这种事情而拿捏着人家,有意思没?徒儿啊,你得走正道啊!你得把你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正道上啊!整天想这么些有的没的,你这是到底想干啥啊?还没完没了了是不?”

    而程咬金这边在教育着易辰,杨啸天却是整个人都如遭雷击,心中凄苦的想着,“原来我只是一条狗,原来我真的是一条狗,杨婵他们都没有骗自己,可是,自己为什么真的是一条狗啊?这根本就不科学啊……而且还是一只随时被豢养在狗窝里的家狗……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好吗?!”

    易辰一边捂着脑瓜子,一边不满的对程咬金说道:“你这是打我打顺手了是吧?我这哪里是不告诉人家,而是想要给他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如此一来,他才能接受这一个事实啊!你没见人家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懵逼了吗?哪有你这么为他人解惑的啊,就显得你能耐是不?”

    “嘿!你个臭小子,怎么跟你师父说话呢啊!你这是不想混了是吧!”程咬金一边说着,再次给了易辰一个脑瓜崩儿!然后就将视线转向了杨啸天,丝毫不以为意的道:“你这一副死了主人的模样是做给谁看呢啊?是狗又怎么了?我二郎大侄子对待你,比特么对待他师父都亲,从来都是把你当成亲兄弟来养的,要不然的话,就凭借你那贪吃的倒霉样子,把广寒宫都给吃了这么多次,仙界的那些仙神早就恨不得把你给扒皮抽筋炖锅狗肉吃了,若非是我家二郎大侄子一直都在保护着你的话,你别说是狗了,你就连投胎当臭虫的机会都没有,你知道吗?”

    杨啸天浑身打了个哆嗦,收拾好情绪,尴尬的挠头笑道:“我……我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就是在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有些接受不了罢了,也没有什么不乐意的地方啊……而且你们总是说我的主人、我的主人什么的,我那主人到底在哪里呢,我到现在都没见到啊!这就非常的难受了。”

    这话说的倒是情真意切的,就连易辰都挑不出毛病来,只好安慰道:“你那破主人有什么好找的啊,既然你现在已经接受了前世的身份,那么就好好地看守我家的大门才是正经。这样一来,倒也不枉费我对你的一番苦心了。你现在没有主人,自由自在的多好啊,干嘛那么想不开,非得去找杨家二郎,我告诉你,那人可是长着三只眼睛,五大三粗的,一点都不俊俏,比起我来的话,那简直是云泥之别。所以啊,干脆改换门庭,以后就跟着我混得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就是我的奴隶,咱们相亲相爱,和谐共处,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永远都有你的一口汤水喝。”

    “易辰!!!”

    杨啸天这边还没说话,杨婵那边就气的几乎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几乎想要把易辰给撕吧撕吧剁碎了喂狗!当着自己这个亲妹妹的面前,如此埋汰自己的亲哥哥,这种事情,恐怕搜遍全天下,也就只有易辰这一个人能做的出来了!简直就是不把自己给放在眼里!来来回回的作死横跳!

    “你找死!”

    说着,杨婵运起掌风,就冲着易辰打了过去,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易辰之间有着什么杀父夺妻之仇恨呢!摆明了是要下死手了啊!

    易辰见状,并不慌张,连忙躲到了程咬金的身后,“师父她打我!”

    程咬金:“???”

    这时候知道我是你师父了?你早些时候干嘛去了啊!有事的时候我是你师父,没事的时候就是谁谁谁?这不是贱气吗!是不是有病?!

    但程咬金虽然这么想着,却也不能真的看到易辰挨欺负,他就只能笑呵呵的拦在了杨婵的身前,为两人充当起了和事佬,“行了行了,别在意这些小细节了,我这徒儿啊,哪哪儿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嘴巴上没个把门儿的,身为他的贤内助,你就大人有大量,多多见谅,要不然的话,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孩子你听我一句劝,千金难买钟情郎,有些时候啊,咱该忍就得忍,这样一来,才能共建和谐生活啊……”

    程咬金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就让杨婵的气势荡然无存,同时在心里也产生了羞赧的情绪,脸上蕴满了红霞,不依的道:“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总不能把他收为徒弟之后,就什么都帮着他了吧?再,再说了,谁跟他……跟他共建和谐生活啊!呸!”

    ‘臭不要脸’这四个字,杨婵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猛地一跺脚,直接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了。碧霄似笑非笑的瞥了易辰一眼,随即也是冷哼一声,转身追了出去。直到现在,她都还惦记着程咬金与杨婵之间的‘小秘密’呢,又哪里能轻易的就让他们俩蒙混过关?现如今正好借助着这件事情,去跟杨婵创造出独处的机会,然后通过套话,来套出里面的秘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程咬金这才皱眉训斥起易辰来,“你这小王八蛋,净给老子惹麻烦!”

    “嗤!”

    易辰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就走,“走了啊!”

    程咬金:“……”

    这过河拆桥的混账东西!

    readchapter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