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无错小说阅读(www.biqu.io
    言穗穗第一天上学。
    就被请进了惩戒堂。
    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站在角落,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对面是乌泱泱的一群孩子,前头还站着个夫子,双方形成了鲜明对比。
    院长头疼的按着眉心。
    心口气得一阵一阵疼。
    角落里那个,是承恩侯府,新找回来的女儿。
    福宝言娇娇,一母同胞的姐姐。
    只是这位比起言娇娇,便差了许多。
    因为与侯府结怨,生来被接生婆抱走,到底真相如何,无从而知,也没人关心。
    但是她生来养在乡下,据说那家人极其贫穷,只怕这孩子也被耽误。
    否则承恩侯府,为何在她归家的第二日,便将她打发进了国学院呢?
    而她所在的启蒙班,便有些麻烦。
    其中,有晋王最小的儿子。
    还有长公主唯一的女儿,长公主是先皇嫡亲的妹妹,成婚多年,只生了个小郡主。
    小郡主骄纵任性,在国学院内都是横着走。
    还有京兆尹的小公子等等。
    这些孩子不说权势滔天,但都是跺跺脚,京城都要抖一抖的人物。
    寻常大家闹闹矛盾,也不过训斥几声便是。
    可今儿个……
    这群二世祖,素来都是欺负别人,惹得别人来告状。可今儿……
    所有人鼻青脸肿,满脸鼻涕眼泪,哇哇大哭。
    连带着那走关系进来的邹夫子都肿成了个毒馒头。
    而始作俑者,却一副可怜兮兮弱小无助的站在角落。
    院长深深的叹了口气。
    “说说怎么回事吧?为什么要拿蜜蜂扎他们,还……关死了门?”院长不由抚了抚眉毛。
    邹夫子却是满脸怨毒:“院长,此女不能入学!如此恶毒的心肠,怎配进国学院?”
    “残害同窗,残害师父,此人不能留啊!!”院长,她和娇娇姑娘半点不同!娇娇姑娘温柔善良又大爱,而她完全是妹妹相反的模样!必定是个祸害!”邹夫子恨得咬牙,因为她的存在,这段时日娇娇姑娘备受质疑。
    凭什么她能入学?
    全都是靠着娇娇姑娘,借了娇娇姑娘的名气!
    国学院,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
    每个学生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
    穗穗溜圆的眼睛一瞪:“你可别胡说嗷,我有师父的。”穗穗摇了摇头,一脸嫌弃。
    文曲星君也只勉强做她师父,这什么东西也敢肖想做她师父。
    “你……你……”
    “院长,你听听她什么话!这种刺头,邹某可教不了。”
    “况且她今儿残害同窗,如此恶毒,怎配入国学?”
    身后站着的天之娇女们,哪里还有往日的风光,哪里还有方才站在云巅怒骂言穗穗的高傲模样。
    这会一个个嘴皮子都肿成了香肠。
    若是细看,便能发现。
    不分缘由毒骂她的,都被扎烂了嘴。
    “今儿,若院长不能给个交代,此事便不能善了。”
    “我等来入学,可不是来挨打的。”小郡主眼泪汪汪的,从生下来就没吃这么大个亏。
    难怪娇娇说她心思多。
    “真是好大的胆子,我等要父王来说个明白。”晋王的小儿子满脸不忿。
    “真是恶毒,亏你妹妹知晓你要入学,今儿一早特意来班上嘱咐大家,不与你计较,却不想你如此恶毒!真是寒了娇娇一片心。”
    院长手一抬,学生们便沉着脸住嘴。
    “言姑娘,你有什么说的?为何像他们泼粪?为何要将他们关在屋内?”
    穗穗轻轻偏了偏脑袋,满是迷茫和不解。
    “明明是他们自己要我泼的。”
    小家伙声音委委屈屈。
    “不可能!你胡说,你还撒谎!”邹夫子顿时怒斥。
    身后的学生也极其激动,一个个满是憎恶的看着她。
    “明明是你说的,她们都是大越的花骨朵,而我是大越的臭虫。花骨朵需要蜜蜂的授粉,需要大粪的灌溉,哪里错了?哪里错了?!”
    “说破大天穗穗都没错!”
    穗穗理直气壮的说明缘由,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明明是好心灌溉他们,我哪里错了?”小姑娘哼的一声,翘起嘴巴。
    邹夫子气得眼前一阵阵发晕。
    “这可是你亲自说的!”
    院长眉头微微一凛,邹夫子眼神闪了闪,学生还未报道便骂是臭虫,没夹杂私人情绪,院长都不信。
    “院长,这丫头强词夺理,哪是她这么算的!”邹夫子看着院长道。
    “院长,我要请爹爹来书院。”晋王家的小公子傅无麟红着眼睛说道。
    小郡主吸了吸红肿的嘴巴道:“我要请母亲。”
    院长头大,这群孩子的爹娘,几乎涵盖整个京城的上层,请过来相当于半个朝廷了。
    而对方,还是个四岁半孩子。
    “她刚入学,以前生活在乡下,不曾启蒙,不懂事是正常的。而你们挑衅在先,总不好以家世欺人吧?”院长哪里不知道呢,这是都明白这孩子不得侯府喜爱,要侯府放弃她呢。
    “院长,咱们在书院受了伤,总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算了吧?”
    “至少要通知家长啊。我倒要看看,承恩侯府敢不敢护你!”
    “乡巴佬真以为飞上枝头就能变凤凰?”
    院长看了眼言穗穗,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也不知怎么做出这种事的。
    或许,真的以为需要灌溉?
    不得不说,言穗穗的面容很有欺骗性。
    年纪小,满脸天真,单纯无知。
    “罢了,请各府家长吧。”院长心头沉甸甸的,见那丫头可怜,便给她搬了个小凳子坐着。
    本来就生的小,一坐下,还没众人腿高。
    对面群情激奋,直骂恶毒。
    可骂着骂着,瞧见那矮矮小小的的一团跟个猫似的孤零零的坐在角落,又觉自己心里不大对劲儿。
    衬托的自己跟个反派似得。
    没多时,便住了嘴。
    “小家伙,可要帮你通知承恩侯府?”院长好心问了一句,那群人一来,可不得把小家伙撕了。
    只求承恩侯府给力一些,能暂且护这小家伙几分。
    穗穗摇了摇头
    “我的侍女在门口等着,让她拿玉佩去找人,就说我在学校打架了,要请家长。”
    穗穗一脸委屈巴巴,一脸的可怜兮兮,一脸认真的说道。
    院长看了都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