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怀了锦鲤双胎后,我种田暴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催眠小厮
    笔趣阁 无错小说阅读(www.biqu.io
    荷花说这些也是为了帮郡主立威,不能叫这些新来的奴仆以为郡主性格绵软。就能欺主。
    水灵水绿认真的听着。她们可从未生出过欺主的心思来。只是庆幸郡主性子好,以后好相处。
    木棉想到被关在柴房的小厮,她要亲自去审问,带着绿绿,身后跟着俩个护卫。去之前也已经派人去报了官,她估摸好时间,等她审问完官府就差不多到了。
    等到了柴房,小厮晕死在地上,衣服破烂处能看到触目惊心的伤口,往外冒着血。
    幸好木棉提前叫大嫂帮忙缝制了个口罩戴脸上,捂住口鼻。是用那种白色的细棉布缝制的,透气性好不闷热,也闻不到血腥味。就不会呕吐。挂耳朵的绳子也是细棉布,宽带子不勒耳朵。
    木棉抬手示意身后的俩个护卫。护卫会意,拎着装满冷水的桶走过去,从头到脚浇在小厮身上。
    小厮打了个寒颤,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木棉的一瞬,吓得魂都要没了。
    早知道会有如此下场,他就算被人架着脖子也不会干将郡主推下水的事。实在是追悔莫及,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木棉见小厮醒来,就吩咐俩个护卫下去,她亲自审问。
    护卫还有些不放心郡主一人留下,迟迟没退下“属下奉命保护郡主安全,郡主这么娇弱,留郡主一人审问恶人,实在危险。郡主千金玉贵,要是受了伤,属下万死难得其咎。”
    木棉有些头疼,无奈的解释“放心,一个仅剩一口气吊命的人,不能把我怎么样?叫你们退下这是命令。你们在这会影响我的审问。”
    俩个护卫听郡主如此说,也只能从命。就在门口守着,这样郡主遇到危险高声一喊,他们就立即冲进去。
    木棉站在原地也不上前,绿绿蹿过去,用它那双湛蓝色的瞳孔,同小厮对视片刻,就将其催眠。
    小家伙完成任务摇着尾巴回到主人身边,乖乖巧巧的趴在主人脚面上。
    “从实招来,究竟是何人指使你暗害我?那人如何收买的你?”木棉也不浪费时间,直接了当的询问。
    “相府嫡女指使的小的暗害郡主。小的好赌,在赌场赌输了上百两银钱还不上,被赌场打手威胁不还钱就要剁了小的双手。相府嫡女找到小的,正好开出一百两的价格收买小的,只要小的暗害郡主得手,那一百两银票就是小人的。”小厮虚弱的全都说出来。
    木棉脸色有些冷,眉头微蹙。之前心里就有猜测是孙婉要暗害她。
    这女人都要远嫁还不消停,这都针对她多少次了,不给孙婉那女人一点教训,还真以为她好欺负。
    这事她不准备同三爷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她自己就能解决,不想总是依赖三爷。
    木棉审问完就从柴房出来,小狐狸崽崽跟在后面,翘起雪白的狐狸尾巴,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很是得意。
    它可比那头臭虎强,它能为主人办事!
    小狐狸的得意没出三秒,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被大白虎用嘴叼着它的身子,叼跑了!
    呜呜,主人救命!
    木棉也没理会,宠物之间的玩闹,她知道奥特曼不会伤害绿绿的。
    她摘下特制口罩,终于能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了。
    这时京兆尹的官兵也进了郡王府查案。木棉报的案,自然很配合。
    “意图推本郡主下水的犯人,就在柴房里关着呢!本郡主之前已经审问过,犯人也招了供。犯人背后指使之人是相府嫡女。还望京兆尹秉公处理。”木棉神色淡淡的开口。
    她严肃的时候,就仿佛变了个人,没了平日的软糯,倒是气势十足。叫人不敢小觑。
    这次带头过来的是京兆尹的师爷,师爷听到背后之人是相府嫡女,心里咯噔一下。
    相府嫡女可是刚被皇上册封为郡主,奉旨和亲。
    这明日就要启程,这相府嫡女咋就这么想不开非要作死?
    这事也不太好弄,孙婉若不是皇上钦点的和亲郡主,他们京兆尹自然是依照流程处理。
    可和亲不能耽误,师爷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咋办了?
    “下官先带人进去审问一番犯人,谋害郡主按律当诛。可相府嫡女乃是皇上亲封的和气郡主,此事事关重大。不能有任何差漏。下官这就带人进去再提审下犯人。确认一下口供。”师爷十分恭敬的说着。
    他也不能凭借木棉一面之词,就相信。
    “劳烦师爷费心,师爷赶紧带人进去审问犯人吧!这犯人受了重伤,不抓紧审,到时候没气,不就死无对证了。那岂不是便宜想暗害本郡主的背后之人。”木棉回着。
    小狐狸的催眠术可是有时间限制的吖!之前是时效五分钟,后来空间升级了两次。
    小狐狸催眠术的时效也延长到一刻钟。
    木棉估摸着也快到了,就催促师爷带人进去抓紧审问。
    师爷也觉得木棉说的在理,就带了一队官兵进了柴房。犯人很配合,他问什么都老老实实回着。压根都不用对犯人用刑法逼问。
    师爷将犯人的口供写在纸上,押着犯人在口供上画押,案件就算调查清楚。顺利的叫师爷都怀疑有何疏漏之处。
    师爷命人将犯人带回京兆府关押,收好犯人签字画押的口供。
    “郡主事情都已经查清。容下官回去如实禀告大人,在做决断。”师爷行礼告辞。
    木棉给荷花一个眼神,荷花上前将十两碎银子塞到师爷手上。“劳烦师爷带人跑这一趟。银钱不多,就留着给师爷手底下的官差吃个酒钱。”
    师爷见银钱给的诚恳,也就没有推脱。急着押犯人回去复命。
    夜色渐浓,炊烟袅袅。
    木棉这一番折腾,只觉得肚子有些饿,她这可是三个人的身子,饿得快也正常。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就加快了几分。
    荷花几个丫鬟跟在郡主身后,赶紧开口提醒着“郡主慢些。”
    木棉慢不了,她肚子饿的难受,急于着些东西过来吃。顺便去看看饭菜做没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