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佬穿成真千金,流放路上开挂了 > 第209章 莫怕,以后有我
    笔趣阁 无错小说阅读(www.biqu.io
    房间里有些混乱,好在陆小云和阿天都不是普通人,很快就镇住了场面。
    “她不宜情绪太激动,我暂且让她先睡睡。”陆小云解释道,“你们先吃东西,一会儿还要吃药,有什么晚些再说。”
    素荷与东七都下意识看向阿天,随后跪下来恭恭敬敬参拜。
    阿天示意他们起来。
    “先去吃点东西。”
    “是。”
    素荷很激动,赶紧擦掉眼泪吃起馒头。
    待他们吃完东西,陆小云给了他们药吃下,随后给东七清洗伤口上药。
    素荷趁这个机会将太子失踪后的事告知阿天。
    “殿下失踪后,皇上疑心病越来越重,甚至怀疑到娘娘身上。皇上听不进任何劝告,甚至连相爷都要杀。后来楚王谋反,杀入京城,禁军也叛变了,在叛军杀入皇城的时候,素兰姐姐穿上了娘娘的后服,替娘娘死在了宫中……
    “我们逃出皇宫的时候总共有十人,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人,其他人都是为了引开叛军被射杀了。自从宫变后,我们一直在京城东躲西藏,根本没有办法出城,若非殿下一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怕娘娘早就撑不住了。”
    说到这,素荷哽咽不已。
    谁能想到这天说变就变呢?
    “你们一直躲在这里吗?”
    “不是,先前是在地下,后来没有粮食了,才转移上来的。幸好殿下您回来了,我们死而无憾了。”
    “我什么都不记得,但人总归是活着更好,再坏也没有比现在更坏的。”
    “是,殿下。”
    无论是对傅锦绣还是素荷他们三人来说,阿天的出现是他们世界里的一道光,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死去的人也不算白死了。
    “阿天……”
    与此同时,傅锦绣醒了,又开始找阿天。
    阿天大步走到床边。
    傅锦绣看着阿天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高了,黑了,胖了,气色好了,真好。”傅锦绣一瞬不瞬地盯着阿天,生怕眨眼就不见人了。
    “嗯,你受苦了。”阿天握住她的手,“莫怕,以后有我。”
    “这一年来你去了哪儿?”
    “一直在城郊休养。”
    阿天没有说实话。
    “身子是不是好了?”
    “嗯,遇到了神医。”
    傅锦绣看向陆小云,“姑娘,是你救了我们家阿天吗?”
    “对啊。”陆小云微微一笑。
    傅锦绣挣扎着起来要给陆小云行礼道谢。
    陆小云赶紧按住她,“举手之劳,正好练练医术,你躺着吧。”
    “所有大夫都说阿天活不下去,可如今我瞧着他比从前好了许多,甚至还能动武,也不知道花费了姑娘多少心血才治好他,你是我们的恩人。”
    “他也付了诊金。”陆小云道,“夫人身体不好,好生养着吧,只有活下去,其他的事才有希望。”
    “你说得对。”
    傅锦绣躺了下去,只是她的目光一直落在阿天脸上。
    阿天便没有走,坐在床边守着她。
    也许在他想不起的过去里,她也曾这样日夜不眠地守在他床边。
    血缘是很奇妙的,哪怕想不起来,潜意识里也想去亲近。
    有阿天在旁边,傅锦绣吃了药就沉沉睡了过去。
    素荷他们一直都在京城,比陆小云和阿天更了解京城的情况。
    齐云轩虽然败了,可楚王也没落得好。
    楚王不敢称帝,自封摄政王,如今大魏是没有国君的。
    陆小云觉得,这简直就是乱来!
    不过,如今京城已经有风声,说是太子殿下失踪快一年了,怕是凶多吉少,都在请楚王登基继承大统。
    陆小云呵呵,楚王这白莲花遮遮掩掩的,到时候还不是半推半就坐上那个位置?
    陆小云没有在土地巷这边待太久。
    欢儿已经到了京城,她打算先去看看欢儿。
    陆元明一早就开始准备铺子的事了,欢儿到了京城,就可以直接开张做买卖。
    不过陆小云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她只是大概知道铺子的位置而已,剩下的都没有经手。
    陆小云跟阿天说了一声,便离开了土地巷。
    陆小云方向感很强,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香露铺子所在。
    欢儿果然已经到了京城。
    她以寡妇自居,将自己貌美如花的容颜尽数藏在了粗布衣裳下。
    香露铺子已经开张,但只有两种香露,却因为留香持久,很受贵女们的喜欢,哪怕价格很高,生意也不错。
    陆小云走入铺子的时候,欢儿正在招呼客人。
    “姑娘要点什么?”铺子里的姑娘就迎了上来,“我们铺子目前只有两种香露,您可要试试?”
    “好。”陆小云点点头,铺子里除了欢儿,还有两个女伙计,年纪都在十五六岁,聪明伶俐,手脚勤快。
    香露的瓶子是阿天设计的,非常的精美。
    陆小云觉得阿天真的深谙做买卖的门道,在包装上可谓下了大功夫。
    女伙计刚刚将香露端上来,门口就来了帮杀气腾腾的人。
    “掌柜呢?”为首那人站在门口,双手抱胸,“滚出来。”
    欢儿神色微冷,笑着安抚了客人几句,随后走了出来。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我说了,这铺子不卖。”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铺子不卖可以,香露的方子拿出来!”
    “不可能。”
    “哦?知不知道这是哪儿?不给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天我们东家跟这铺子有些私人恩怨要解决,劳烦诸位先离开,免得连累了各位。”
    铺子里的客人闻言,都不愿意招惹麻烦,带上丫鬟都走了。
    很快,就剩下陆小云和欢儿三人在这。
    来人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为首的走到欢儿面前,轻挑地伸手去勾欢儿下巴,“爷喜欢美人儿,把方子给爷,爷保证你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欢儿往后一退,避开了对方的轻薄。
    “张爷,我知晓你有靠山,但我既然敢在京城开铺子,那也不是无知女子。张爷真的打听清楚,我们铺子真正的东家是谁吗?”欢儿淡淡地看着她,十分从容。
    张爷见状,不免嘀咕,他将信将疑地看着欢儿,难不成这不起眼的小铺子真有什么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