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门长姐:我带五个拖油瓶在荒年无敌了 > 第一百五十九章:刘二的亲事
    笔趣阁 无错小说阅读(www.biqu.io
    刘二扶着母亲进门。
    刚进院子,就见他大嫂热情的迎了出来。
    刘大媳妇胸前系着围裙,手里罕见的拿着一把正在摘的菜。
    见刘二进来,立刻喜笑颜开,“哎哟,小叔子回来了!午饭就快好了,快到屋里稍事休息,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与此同时,刘大也敲着烟杆儿从火塘边站起身来。
    “回来啦?快过来烤火,驱驱身上的寒气。”
    刘二闻着厨房里的饭香,又因大哥大嫂的热切相迎而感到心情愉悦。
    他人刚一坐下,就见一个身着淡粉色夹袄的年轻女子从灶屋里走了出来。
    女子约莫十五六岁,模样生得倒是不赖,就是有些消瘦。
    她将热茶端到刘二面前,怯怯的喊了一声,“二哥,先喝口热茶暖暖身子。”
    说话时,她偷偷抬头打量了刘二一眼。
    但很快就又羞怯的垂下了头去。
    刘二这次回来是特意收拾过了的,年轻的脸庞棱角分明,四肢孔武有力。
    只一眼,便令穆秋莹心如擂鼓,脸颊泛红。
    她早就从堂姊口中得知,她的这个小叔子有力气能赚钱,却没想到就连相貌也生得这般好。
    自己若是能嫁给他,定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刘二被突然出现的穆秋莹吓了一跳,不太自在的从她手中接过热茶,并且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刘大。
    刘大默默抽了一口旱烟,介绍道。
    “这是你大嫂的堂妹秋莹,你小时候应该见过的。你大嫂前段时间不是受了点惊吓吗,便找了秋莹过来给她作伴儿。”
    “哦。”刘二这才放松了些,转头冲穆秋莹道了声谢。
    他娘在一旁看着,有些苍白的脸上隐隐流露出些喜色。
    等到穆秋莹走后,刘大娘立刻便凑到了自己的小儿子身旁,轻声问道,“怎么样?这姑娘你可还中意?”
    刘二大惊!
    他再是个反应迟钝的,也明白家里人闹这一出是什么意思了。
    可他心里有了人,根本不愿多看其他姑娘一眼。
    当即便开口拒绝道,“娘!我不是说了嘛,我不着急!”
    刘大娘闻言神色一暗。
    想说点什么,可蠕动了两下嘴唇,最终还是给忍住了。
    谁知那刘大媳妇突然从厨房里钻了出来。
    语气好不客气的道,“什么不急?!我看你就是心里惦记着易大丫,白白磋磨了时间。”
    刘二被大嫂戳破心事,一时热气上涌,脸胀得通红。
    但他向来是个嘴笨的,又碍于对方是自己的嫂子,不好反驳。
    刘大媳妇却把他的退让当成了默认,继续仰着嗓门道。
    “小叔,我劝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易大丫如今可不得了,又是卖瓜又是种田的,车行还越搞越大,就连那些乡老士绅们都要礼让她三分。”
    “而且我听说,她早就有未婚夫了。前段时间她县里的三婶给她做媒,想把她嫁给养牛大户刘家,她都看不上呐!更何况是你了。”
    刘大媳妇越说,刘二的神色就越黯淡。
    他自知如今的自己还配不上大丫,可他一直这么拼命的努力,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与她比肩吗。
    可刚刚大嫂说什么?
    “大丫有未婚夫?”这不可能啊!自己怎么不知道。
    见刘二一脸震惊,刘大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没错,这事儿全村人都知道,而且她那未婚夫如今就住在她家里。”
    说着,他还憋着嘴,颇为不满道,“叫我说,这还没成亲呢,家里也没个长辈什么的,就让未婚夫住进家里来,真是不知检点。”
    “大哥慎言!”刘二心中大震,可听大哥如此诋毁易茗雪,第一反应还是出声维护,“大丫才不是这种人,你不要这么说她!”
    刘大被他吼得双眼一瞪,习惯性的就想教训刘二。
    可他媳妇在一旁冲他拼命的使眼色,一想到他每月寄回来的银子,最终还是表情讪讪的住了嘴。
    而此刻的刘二,整颗心都乱了。
    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大丫居然有未婚夫?而且人还住到她家里来了!
    在得知这一讯息后,别说是吃饭了,就算是山珍海味摆在面前,刘二都没心情多看一眼。
    他直愣愣的站起身,身后母亲兄嫂的声音都听不见。
    飞快的跑了出去。
    今日霜重,等刘二再度来到易茗雪家的小院门口时。
    身上已经裹了一层薄薄的薄霜。
    整个人看着像是笼罩在一层朦胧的灰雾里一般。
    易茗雪原是准备去自己的温室里看看新一批稻苗的发育情况的。
    冷不丁被门口杵着的身影吓了一跳。
    “刘二哥,你怎么来了?”
    刘二看着易茗雪明艳的脸庞,不过短短几个月的工夫。
    她瘦了很多,也变漂亮了很多。
    尤其那双灿如星辰的眼眸,时常会在自己的梦里出现。
    梦里的大丫会弯起眼眸,甜甜的喊他刘二哥。
    眼前的少女也会这样叫他,可那声音里只有礼貌和疏远,丝毫没有梦中的缱绻。
    刘二仿佛鼓足了全身的勇气,咬紧了牙,好半天才发出声音。
    “大丫,你……定亲了?”
    易茗雪闻言,露出一丝错愕。
    但很快,她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实刘二对她的那份心,她并非毫无察觉。
    只是长久以来,对方并未说破,也从未做过任何逾矩的行为。
    出于尊重和礼貌,易茗雪始终待他如常。
    看样子,今天得把话挑明了说。
    “对呀,是我娘从前订下的一桩娃娃亲。最近也是刚与对方联系上,所以都还没来得及告诉刘二哥呢!”
    易茗雪说着,勾唇露出一抹轻笑。
    她笑起来很好看,可那笑颜落在刘二的眼里,却分外刺眼。
    他嘴唇上下蠕动,“那你可知,我、我……”
    我心悦你。
    可他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屋里传来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声音。
    “站门口说什么呢?天寒地冻的,不如到屋里坐着说?”
    楚豫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出来,正抱臂斜倚在门边,听二人说话。
    刘二眼神愣愣的看向楚豫,“他是?”
    易茗雪没说话,她在犹豫要不要再给刘二当头一击。
    楚豫一眼就看出来了,易茗雪对刘二其实是有些于心不忍。
    没来由的,他心里有些泛酸。但他也知道刘二是个好人,这件事也是他与易茗雪之间的私事儿。
    自己没有立场插手,但是又不甘心就此退场。
    于是干脆打岔道,“怎么,这才多久没见,就认不出我的声音了?”
    他这话看似是在与刘二叙旧,实则语气却有些酸溜溜。
    “是你!”刘二终于认出楚豫来。
    难怪他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竟然是当日在岐阳镇曾共事过一段时间的庄稼汉。
    只是当日在岐阳镇时,这人一脸络腮胡,行为举止也与如今大为不同。
    现今虽然衣着容貌依旧普通,但浑身却散发出一股在平民身上极为罕见的贵气。
    原来……自己早就失了先机。
    刘二苦笑一声。
    转身离开了。